愿逐月华流照君。

【All封】噩世

纯肉 抹布觉 慎

 
 
 

 

末世AU 背景打酱油 

 
 
 

 

部分设定回避 人设崩ooc严重 只为日觉

 
 
 

 

【注意避雷】

 
 
 

确定能接受的再打开全文链接,抹布觉,注意避雷

 
 

 

出场人物试阅:

 

 

王叹之

 

 

  阳光似乎要把脊背烤穿,封不觉找了个还有半个穹顶的破烂教堂休息,靠在耶稣神像底座的背面喘气。王叹之一言不发,凑上来搂住封不觉,贴上去撕咬他的嘴唇。

 

  封不觉头抵在耶稣的脚跟旁,神子赐下的阴影荫蔽着他们,王叹之手撑在他两边,吻的凶狠又炽烈。封不觉仰头迎合着,又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欧阳笕 

 

 

  “……小叹。”这么靠着有一会儿,封不觉突然嘶哑着嗓子开口,声音里充满了奇怪的情色韵律。

 
 

  王叹之停下动作抬头看他,眼神里似乎还带着些迷茫。


  “来人了,”封不觉声音里的嘶哑褪去,但奇怪的韵律还在,“新朋友。”

 

  王叹之就这么偏头,顺着封不觉的眼神望去。日光太盛,他只能眯起眼打量那个站在不远处阴凉里的男人。

 

  “欧阳,”王叹之念着他的名字,“欧阳笕。”

 
 
 



鸿鹄 

 
 

  欧阳笕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犀利的破空声几乎贴着耳边过去,银色的光影钉在教堂破碎的墙壁上,化作光点碎在空气中。

 
 

  欧阳笕“啧”了一声,“来的真快。”

 

  “当然是因为不放心你,”鸿鹄站在教堂半壁残垣外,自制的简陋长弓还在手里,他推了推眼镜,缓慢地走过来,咬字清晰明了,“认为欧阳律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欧阳笕抓住封不觉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扯离地面,封不觉配合着扭头,让鸿鹄看见他的脸。

 

  “看清楚了么鸿鹄先生,”欧阳笕提高了音量,“这位封先生,我们小队集结的核心人物,每一位男士的挚友,现在正趴在地上张开腿,让他的挚友们从背后干进他身体里!鸿鹄先生,不想分一杯羹么?”

 
 

斯诺 

 
 

  封不觉挑挑眉,从王叹之的怀抱里支起脑袋,下面几排长椅间,斯诺衣冠楚楚坐在其中,对着他露出一个绅士的笑容。

 

  “嗤,”封不觉倒回去笑了一声,“排着队呢。”

 
 

  “这个说法真让人难受,”斯诺弯下腰捡了个什么,直起身走过来。他手里的东西最初好像只是一块碎石,但在他手里渐渐变化形状,颜色逐渐加深。当他走到封不觉身边的时候,石头已然变成了一块细长的油墨石,斯诺甚至还贴心的做出了不脏手的外壳。

 

 

  “我想......”斯诺看了看在场几位,目光停在封不觉身后的欧阳笕身上,“欧阳律师可以为我指点一下......之前错过的东西?”

 

 

吞天鬼骁

 

 

  封不觉眯着眼抬头,从耶稣的臂弯里看到被他拥抱的,正午时分炽烈的阳光。

 

 

  穹顶下的阴影,主的光辉照耀不到的地方。男人们围在他身侧,狭小被放大,瓦砾长成巨石,星点变成火把,黏连成为泥沼,他溺毙其中,无法自拔。

 
 

  “封不觉……!”他听到有人叫他,那嗓音里的怒火喷薄而出,一把烧掉他所有光怪陆离的想法。

 

  封不觉愕然侧头,那人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逆着日光站在神像对面,面貌难以看清,视线却灼热到让人难以忽视。封不觉甚至可以闭眼想象出那人现在的样子,一双兽瞳剧烈收缩,虎牙死命咬住下唇,恶狠狠地盯着他。

 
   “封……不……觉!”那人一步步走近,每一步踏下四周的墙壁都震颤一下。瓦砾纷纷震颤,穹顶摇晃,神像似要倾塌。

 

  他走到封不觉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封不觉仰着头,对他展露出一个,同之前发现欧阳笕时一般无二的奇异笑容。

 
 

  “鬼骁小朋友,欢迎啊。”

 
 


 

❤️全文戳这里❤️

 
 
 

文字版补档

 


评论(66)
热度(37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