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All出】こい

最近在写这篇,发文的是我的小号x

all封那篇成功补档了,图条文条都补好了,掬把泪,唉

步入备考期,最近的时间连这篇文的日常更新都不一定能维持……只能考完试回来产粮惹x

证明一下我还是活着的……x

神齿:





•all出主大三角,现代设定,ooc病态多角恋,注意避雷。





•轰总第一人称视角,胜出在后期,出现cp会于当章标注tag。





•注意避雷!!!不系闹着玩!真的避雷!





1.






  我与绿谷老师的初见,不在日后我时常出入甚至频繁留宿的老师家里,而是经由牵线人八百万的安排,于校外不远处,较僻静的一家咖啡馆内。



  我推开咖啡馆玻璃门的时候,还在四下观望,根据八百万前辈的描述,要找出一个绿色卷发,个头不太高,神情和善的男性老师。而绿谷老师已经看到了我,并从座位上站起身,向我友好地挥手。



  “是轰君吧,”绿谷老师等我走到面前,再与我一同坐下,“一眼就能认出来呢,和照片中一样英俊啊。”



  我有些僵硬地点点头:“嗯,绿谷教授。”



  “啊,轰君别见外,叫老师就好了。”绿谷老师双手放在桌面上,对我微笑着。



  事实上,在见到绿谷老师本人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八百万前辈描述中和蔼亲切的男性老师,是这样的一位青年。



 大约于一个星期前,同系学姐八百万前辈找到我,向我推荐了一份兼职工作。



  “是给文学部那边的副教授做翻译助手的工作,教授风评非常好,开出的条件也很优渥,虽然要求有些特殊,但轰君刚好完全满足。我想轰君最近的状况,是需要这份工作的。”



  我没有过多考虑,当场就答复了八百万前辈。由于跟札幌老家那边的关系闹的有些僵,在生活费用方面陡然紧张了起来,我的确正在为合适的兼职工作而苦恼。



  “那么,我会帮忙将轰君的简历发给教授的,有消息的话,我再来联系轰君。”



  “是,多谢前辈。”



  两天之内,我就收到了八百万前辈的电话,她于电话那边语带愉悦地告诉我,简历一经投递,几乎当场就被确定下来了。



  “绿谷教授那边说,对轰君的条件非常满意,所以有关报酬和工作的具体内容,希望与轰君当面聊一聊。”



  “教授有时间的话,我随时都可以。”我这样回应着。



  话筒那边,八百万前辈笑了一声:“轰君太严肃了。我一会儿将绿谷教授的电话发给轰君,轰君可以与教授亲自联系,确定见面的时间。”



  “好的,给前辈添麻烦了。”感谢八百万前辈之后,我挂掉了电话。



  很快,绿谷老师的联系方式,就由八百万前辈的line上发给了我。前辈还细心地附上了一些关于老师的消息。



  那是我对绿谷老师最初的印象,纯由文字建立起来的,一个温和,富有亲和力以及包容心的中年教授形象。而在我见到绿谷老师的那一刻,印象就完全被推翻了,这种差异甚至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轰君想要喝点什么吗?轰君?”



  “……啊,抱歉,”我抿了抿嘴唇,“绿谷老师与我想象中的差距比较大,一时有些惊讶了。”



  “以为会是严肃的大叔吗,哈哈,”绿谷老师歪着头打趣我,“轰君倒是与我印象中的几乎没有差别呢,能够找到轰君这样的助手,实在是非常幸运哦。”



  “老师说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句话似乎让绿谷老师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他不再说话,转而拿起一旁的点餐单,犹豫了一会以后,叫了一杯黑咖啡,再将点餐单转交给我。



  “卡布奇诺,多加点牛奶。”我确定了自己要喝的东西,交出点餐单后,视线便落在绿谷老师身上。



  从外表看起来,绿谷老师实在没有一点已经年过三十岁的样子。这应该不是刻意保养的缘故,而是浑然天成的年轻。绿谷老师的皮肤十分细腻干燥,发质柔软,蓬松而饱满,撑出一个稍显幼稚的中短卷发。相比起我这张一直被人夸奖五官完美的脸,老师的眼睛要大很多,也十分有神,目光流转间显得十分灵动,甚至有些青涩。只就这双眼睛来看,说绿谷老师还是个不经人事的少年也不为过。



  大概是由于我过于直白的打量目光,绿谷老师有些不自在地挪动了身体,并露出有些羞赧的眼神看着我:“轰君,在看什么?”



  “在看绿谷老师。”我才意识到可能我的目光有些失礼,于是移开视线,看着不远处端来咖啡的店员。



  绿谷老师也许并不想深究,立刻转移了话题:“那么,轰君对工作方面有什么疑问吗?”



  我接下咖啡,加入两条砂糖之后,一边搅拌一边回答绿谷老师:“老师之前提到的每天的工作,课程安排的原因,在每周四可能没办法过去,作为误工的补偿,周末可以适当延长工作时间。”



  “没问题,时间方面依轰君的来就好,如果临时有事的话也可以告诉我,这种长期工作并不急于一时。”绿谷老师似乎很好说话,他浅酌了一口咖啡,似乎被烫到了舌头,立刻放下杯子,吐出舌尖,手掌在前端不停扇动着。



  “关于酬薪的方面我没有疑问,老师开出的条件非常丰厚,只是,”我停顿了一下,想找出一个不太突兀的说法,“我想知道的是,绿谷老师为什么一定要找长相优异的男学生做助手呢?”



  “这个嘛……”绿谷老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手指沿着咖啡杯扶手上下划动,“是因为我家里的状况,不太适合女学生出入。至于对外貌的要求,当初纯属开玩笑地提了一下——的确是想过要高大帅气的学生来帮忙没错,也没想到会被这么认真的当成硬性要求了——不过能与轰君一起工作,我也十分荣幸啊。”



  “是这样啊。”我点了点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加入牛奶和砂糖的卡布奇诺口感变得十分滑腻,味道也偏甜,混杂着咖啡的浓香,这种口味让一贯嗜甜的我十分满意。



  喝了大半杯咖啡以后,绿谷老师又提出了一些有关工作方面的细节要求,但可以说都不算太让人为难。绿谷老师一边与我说笑着,谈谈校内的传闻,一边偶尔询问一些有关于我本人,但无伤大雅的私人问题。与绿谷老师的第一次会面,大概就是这样,在黑咖啡和卡布奇诺与牛奶混杂的香气中,以气味的方式烙印在我的记忆里。在那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我始终难以忘却初次见面时,努力向我展露友好的绿谷老师。那时的绿谷老师,绿谷出久,还是混杂着甜香和苦味,氤氲着咖啡气息,在我记忆里腼腆又温和地微笑着的样子。








————tbc

评论
热度(166)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