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佩帕】shape



#佩帕 双方性转 佩莉x帕洛丝 学paro


#百合天降正义









  可她甚至不知道爱是什么形状的。





  “可她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帕洛丝顺手带上天台门,一边抱怨着,“就开始送花,巧克力,写些狗屁不通的情书,放学来教室门口堵我。一米八像个门板杵在那儿,我快被她烦死了,我还年轻,我不想红。”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隔着七八米远,雷狮扔了罐啤酒过去,帕洛丝伸手接住,但没打开。


  “我这是不想惹事,”帕洛丝整理好被天台风吹乱的发型,再打开酒罐,“她几乎没有脑子,做事全凭直觉,居然还刚好长得人高马大,要是闹点什么事牵扯到我,扯不清就惨了。”


  “嗤,”雷狮从鼻腔里笑出一声,“你怕你出点名,就要被那百八十个前任找上门?”


  帕洛丝两手端着酒罐,喝的十分淑女,简直能用酌饮来形容。只是酒罐见底的速度和她的矜持程度实在不匹配,三两下就空个透彻,拉环在铝罐里叮当作响。


  将啤酒罐从天台边扔下去的同时,帕洛丝回道:“我是怕……她被找上门。”


  这句话说的极轻,尾音几乎不可闻,荡在风里同啤酒罐一起坠下天台,噔地——


  落在佩莉脚边。








  佩莉不是个好脾气的女孩儿。从啤酒罐从不知名的地方飞出来砸在脚边她就会跳脚能看出来,从被人挑衅了一定会找回场子能看出来,从卡米尔不赞成她追帕洛丝她都会生气也可以看出来。


  遇见那会儿是放学路上,佩莉拎着书包打走廊上过,帕洛丝在对面高年级教学楼的走廊上吹风,高年级多一节课,帕洛丝一会得回教室,佩莉赶着去西点店打工。


  下课人多腿急的,把佩莉碰了个趔趄,身子一斜歪倒在护栏上,差点没跌出去。还没来得及转头骂人,正脸对着的,视线里正正好出现的,对面教学楼里双手搭在护栏外安静发呆的帕洛丝,直接带走了佩莉全部的注意。


  “操,”佩莉一手支在护栏上,半个身子探出去,开始对着对面教学楼拼了命的挥手。


  “卡米尔,我感觉就是她了。”挥手的空档,佩莉头也不回的,对着背后的卡米尔说到。


  “那店里那边,我就先过去了。”


  “啊好,顺便帮我说一声我今天晚点到,”佩莉咬着牙,“我去对面泡妞!”






  所以说,佩莉这种女孩儿,真是让人太没辙了。


  踹飞脚边的啤酒罐之后,佩莉还是一如既往钻进高年级的教学楼里。大课间都会见缝插针的往这边跑,午休这一长段空当,她根本没理由不来。


  “那位可是要上来了?”雷狮趴在天台边沿,下面的动静看的一清二楚。


  “那,老大,我这就撤了,”帕洛丝挂起职业假笑,转身离开了天台。走路的步调也淑女的过了头,娉娉婷婷袅袅娜娜,手上多柄小洋伞立刻能去喝下午茶了。事实上帕洛丝确实有上不止一把,因为总有些男士希望她是这个款,每一位要求还不一样。


  走到楼梯间的时候,帕洛丝犹豫了一下,还是绕了路,在生物教室藏了一会儿。她现在心情不算好也不算糟,但就是不想见到那个大型犬一般莽撞的女孩。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向走廊外看一眼,刚好能看见佩莉低气压往楼外走的背影。要是这会儿向佩莉的背影挥手,就会被那姑娘莫名的直觉感觉到,然后猛地回头来个惊险对视,人高马大一米八二的佩莉便会立刻冲回来。


  经历过这么一次的帕洛丝实在不想重蹈覆辙,转身直接进了教室。


  楼底下走出十来米的佩莉突然回头,随即又更失望地继续走远。






  帕洛丝走进教室之后,佩莉抓着书包,二话不说往楼下冲,穿过一片小操场,又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一路到了帕洛丝教室门口,好歹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地方,扒拉着门框探进个脑袋在整个教室里找刚刚击中她的女孩儿。


  靠墙——不前不后——第四排——帕洛丝的位置。


  帕洛丝正在座位上安安静静地低头看书,鬓角的发辫就垂在书页上,翻页的时候会带起来,然后接着盖住书页。


  “那个——!”确认了目标之后,佩莉就开始叫她,“看书的那个——!”


  全班大半都抬起头来。


  “女的!”佩莉着急地补充。


  低下去一半,还有一半人盯着佩莉,场面滑稽的不行。


  “操,老子是说最漂亮那个!”


   这回全班都看向帕洛丝。








  但帕洛丝并不想被打扰。她在教室里喜欢看书,天南海北什么都看,吸取知识有助于她塑造形象,优秀的,完美的,有内涵的淑女形象,跟刚刚离开的毛躁姑娘完全相反,是能激起保护欲又能得到尊重的形象。


  毕竟她以此为生——她以建立这个形象来吸引异性交往为生。但帕洛丝并不是依赖着从百十位男友钱包中所得而生存,而是靠着周旋于各个男性之间,欺骗和戏耍他们取乐度日。虽然在关系结束后所收受的礼物都会如数返回,但大部分男性受不了这样的耻辱感,在分手后选择四处寻找帕洛丝的踪迹,企图讨要个说法。好在她的学校一直隐瞒的很不错,还没人能找出她。


  只是佩莉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她的生活。正在交往的医生也因为没时间经营被迫分手,要忍受佩莉早上带来的手作面包,午休准时来教室报到,放学在门口守一节课要带她走,以及期间数不清的粗滥追求手段的轰炸。


  “得了吧......”帕洛丝放下手中的书,趴在桌上发起呆来。


  抽屉里还塞着佩莉前一天送来的巧克力。







  

  “请和我交往!”


  像这样的话,佩莉是说不出口的。和帕洛丝对上眼之后,佩莉直接大摇大摆走进教室,众目睽睽之下捉起帕洛丝的手腕,恶狠狠的质问她:“你刚刚看到我了吧?!”


  来打架的——!


  周围人小声惊呼,而帕洛丝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她按着一贯的处理方式,摆出一副假模假样的笑,嘴唇刚要张开,却被佩莉抢先插了话。


  “就是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一瞬间,对着初次见面却语气笃定地说出这种话的佩莉,帕洛丝罕见的,不知该说什么。


  “我等你放学!”


  扔下这句话,佩莉松开帕洛丝的手腕,大步流星走出教室,在门外随便找了个地方蹲了下来。





  于是到放学的时候,帕洛丝还是躲不开佩莉。佩莉比她低两个年纪,要少一节课,佩莉向打工的西点店申请调了班,提前一节课来门口蹲守,帕洛丝怎么也跑不掉。


  但她也没想着躲。佩莉其实不错,除了强行认为她们是恋爱关系之外,缺点也不算太多,而听话实在是帕洛丝最喜欢的优点了,佩莉在这一点上又做的奇好,说东不往西,还傻的耿直。


  帕洛丝没拒绝过佩莉,虽然有时候会躲着她,或是戏弄她,但大多数时候帕洛丝都不会拒绝佩莉的要求。比如陪她去玩,和她一起吃饭,被她送回家之类的。只是在帕洛丝口中,她跟佩莉从没在一起过。


  “只是追求者而已。”帕洛丝这样解释着她们的关系。


  佩莉接过帕洛丝的背包挂在手上,又暴躁地凶起提问者:“老子跟她是情侣!”


  但帕洛丝没承认过。







  走出教室的时候,佩莉还蹲在门外。


  “要去哪里?”帕洛丝这样问着,顺手把过重的背包塞进佩莉怀里。


  “先去我打工的地方,我调个班,再带你出去玩。”佩莉接过帕洛丝的背包挂在手上,和自己的挤在一起,两个背包都挤的变了形。


  佩莉在店里给帕洛丝拿了几个她做的面包,又带她去附近的公园玩。


  “狗都喜欢往公园钻。”帕洛丝这样评价初次约会的地点。





  “怎么能算情侣呢,”打开天台门时,帕洛丝顺便靠在门口吹了会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她那狗脑子,她甚至不知道爱是什么形状的。”


评论(1)
热度(56)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