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相亲车祸现场

突然翻出来好早之前的一个性转梗,非常短且ooc


小叹x觉姐,性转注意






  窗外过去七辆奥迪了,腕表的表带被手汗浸地发光,我咽了口唾沫看看店里的钟表,深呼吸一口,勉强平复了下心情。


  大概还有一分钟。我撩起袖子看看左手的腕表,还有三十秒,她大概赶不上了吧——


  “你好啊。”


  我刚这么想着,就有一个人推门大步走过来。她直直地向着我走过来,坐到我对面的位置上,这种直接甚至让我感到有些拘束。


  头发半长不短地披在肩上,发尾有些粗糙,稍长的刘海偏分到两边。眼睛挺大但没什么神采,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穿了黑色风衣和细高跟的长靴,看起来也没有化妆,很自然,呃......胸有点儿小。


  与我期待中的好像有点差别,又几乎是像我最希望看到的样子。


  我在打量她的时候,她好像也在饶有兴致地观察我:“我还算准时吧。”


  “啊,啊是的,很准时,”我没想到她会先开口,“那个......要自我介绍一下吗?我……”


  “我叫封不觉,是个大文豪,没有大款包养也不会饿死的那种,”她截断我的话头指指自己,然后犯懒似的放下手,“就这些,爱凑合不凑合吧。”


  我愣住了:“我,我叫王叹之,我觉得你挺好的……”


  她好像也愣住了,顿了一会儿,难以置信地又抬起手指着自己的鼻尖:“就这玩意儿你也能凑合?”


  我拼命点头:“可以可以,不不是凑合,就是,不是凑合,我觉得你很好,很……直接。”


  “我的天哪现在的富二代都怎么了?”她一脸悲痛地看着我,“就不再犹豫一下?不再拒绝一下?”


  “我觉得很好啊,之前的资料也说你是很独立的女生,现在觉得这么形容还是不够的,”我认真地说,“应该说是很有魅力的人啊。”


  “你脑子里的魅力都是什么东西组成的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认真地点头了:“就是你这样的,我觉得很好。我……我觉得还挺合适。”


  我看看她。


  她不客气地把我从头看到脚。


  她一副壮士断腕的样子:“那就成了吧!趁我还没反悔!”


  我对着她傻笑,她很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我只好讪讪地收回视线:“那封小姐想喝什么?”


  “咖啡,”她说这个词似乎不用经过大脑,“不用在这喝,我家有。”


   我一瞬间紧张了起来:“封小姐的意思是......”


  “带你去参观独立而有魅力的单身独居女性住房,还有你这称呼......”


  “觉姐,”我严肃起来,“这样成吗?”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前天我看到资料的时候,还在预想会见到一个温柔成熟的女性,我们会先从家庭关系说起,到身边趣事兴趣爱好,发掘一些小的共同点,慢慢培养感情,不合适就做个普通朋友,一年有缘能吃一顿饭,我努力假装自己是个有品味有学识的富二代,她也努力表现自己的成熟优雅知性大方。


   毕竟她的资料是:封不觉,职业作家,相貌端正......没了。


  传到我这就剩这些了……邻居阿姨说的“姑娘长得忒俊,文化人,还会写书,卖出去能赚好多钱嘞,平时过的也挺朴素,看着是个好姑娘家的”,简略下来也就是这两点了。


  我实在没想到会是一个这么……独特的人。


  我跟着封不觉走到她家门口,看着她熟稔地掏出钥匙开门,在鞋柜里翻找半天甩出一双拖鞋给我,指指沙发和电视就一头栽进厨房,咖啡机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多余的......不一会儿她就端着咖啡出来了,两杯。


  “喏,小心烫。”她放了一杯在茶几上,另一杯自己捧在手心里慢慢喝,脸上的表情都随之鲜活起来。非要比喻的话,我觉得就像树懒睡醒了,变成一只……醒了的树懒。


  “啊谢谢,”我拿起来尝了一口,相对女孩子的口味来首应该是偏苦的,但我觉得恰到好处。


  “你喜欢这个味吗?”封不觉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


  我有些紧张:“嗯......挺喜欢的,刚好。”


  “呼......那就好,”她很明显地松了口气,“一天四到五壶,洗碗和洗衣服挑一个,所有的绳结你来打,打游戏和赶稿的时候不能吵我,还有,不要在闹钟响之前叫我起床。”


  “这是......?”我有些迟疑。


  “再帮我搞定那位大爷……我一叫它阿萨斯它就跟我急,让它认了这名字我整个人就是你的了。”


  我好像傻了。


  我没听错吧?


  “没,小伙子醒醒,趁我还没反悔。”


评论(12)
热度(266)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