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信

  致两千年后的你:
  我是利威尔,有些事情要告诉你。



  对于你在两千年以后那个我无法理解的时代里生活,并且周围有着和我身边一样的人,我有些诧异,但我听艾伦说你还在他身边,那我也没有其他意见。



  我希望艾伦在把这封信拿给你的时候你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当然我能确定你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特别是在艾伦面前,如果你是我。



  艾伦在这里的九个月都过的非常舒适,非常好,他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小鬼,他融入这里也非常快,总之一切都很完美。很短的时间之内他就把周围的人与他记忆中的链接在一起了,并且试图把我当成记忆中的你来看待,你知道我没有办法拒绝他。也没有任何理由让我可以在我的艾伦死去了之后,不接受另一个艾伦——他们是同一个人,并且同样深爱着我。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把他当成失忆的孩子,而大家也一样这么看待他。艾伦自己也尽量表现的像是以前属于过我的那个孩子,但经历不同的同一个人,总会在一些事情上有些区别,我几乎难以忍受这种不同。我和艾伦也接吻,做爱,但即使这样亲密的时候我也能感受到他并不是属于我那个艾伦,他属于你——两千年以后的你。



  你一定会很介意我把他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我知道这个艾伦是你的,而真正属于我的艾伦早就不在了。我的艾伦此生从未见过大海,那是他最想要得到的,但现在艾伦告诉我你带他周游了你们的一整个世界,见过很多很多海。我知道这很对,这是你应该做到的,但我仍然有些难过。我以为艾伦回来了我就有带他去看看大海的机会,但你的艾伦陪我去看海,甚至比我早前一个人去还要寂寞。



  艾伦告诉我你同我一样叫他小鬼,并且也比他大上十九岁,所以他对现在年近四十的我根本没有任何不适,你的小鬼很棒,同我的艾伦一样。



  艾伦在他的生日莫名其妙的过来,并表示他可能会在你们那个时代称呼为圣诞的节日离开,我恍惚了很久,但这个节日似乎真的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认为他没能陪我过生日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所以我尽可能地控制自己对他温柔一些。但是他告诉我:“兵长,其实你比利威尔先生要温柔不少呢。”我只感觉到难过。



  从我的艾伦离开之后我就开始丧失各种欲望,最开始是莫名消失的性欲,然后是控制欲,求知欲,食欲,最后演变成求生欲。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毕竟对我来说在这个已经没有巨人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东西能威胁到我的生命,但是我开始莫名其妙的受伤,被马棚栅栏粗糙的木刺扎伤,被光滑锋利的刀刃划伤,甚至偶尔会被旋转的门把手割伤,而我那时并没有意识到我的脆弱,好像在艾伦离开了之后,我就变成空心的玩偶了。有皮无心,一敲即碎。



  我对那个时候的事情,现在想想甚至有些模糊了,我恍恍惚惚地度过那段瓷器一样的时光,就像是一个醉酒的人强撑着不倒下,并且用自己最坚定的声音告诉别人:“我没事,别管我。”我自己到现在都不是很清楚,艾伦突然离世带给我的打击究竟有多大,大概就是我再恍惚半个月,就会死在马棚旁边,或者是自己的办公室,而旁边散落着擦拭刀片的抹布。



  这个时候到来的艾伦就是我生命中的一束光。



  我简直要被他拯救。



  就像溺水而死的人手上会有擦痕,坠楼的人指尖会存有磨伤,将死之人总会对生命存有卑微又毫无用处的留恋。而这时的艾伦就是我的壁石和帘帐,我明知道这个艾伦不是我的,但我仍然在每次冲撞他身体的时候妄想,是的,是他回来了,那个小鬼每次叫我兵长的时候,眼中都会有光。



  我想这个艾伦大概是我的天使赐给我的,他并不属于我,也无法代替我的艾伦,但他至少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了我迷惘的脚步,虽然这么说有些丢脸,但事实上,他让我放弃了寻死,和殉情。



  不知道艾伦回去的时候,离开了你多久。他在这儿呆了九个月,我希望他也离开了你九个月。我不希望这段时光成为重叠的一个错误,我希望在他的人生里,九个月属于我。我不怕跟你抢。



  这九个月以来我已经恢复了很多,大概他离开了我也能勉强活下去,应该能撑个十几年,我不想让艾伦在另一个地方等来过于苍老的我,我已经比他大很多了。



  艾伦回到你身边的时候大概会有些恍惚,我和你毕竟是不同的人。但是不要怪他,不能怪他,不准怪他,不允许怪他。把他惯坏,反正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他。可以惩罚,让他知道背着你有其他男人是多么严重的错误,即使我是另一个你。不能不理他,他抱怨过你冷脸太多,我已经改正。不能让他不开心,就算是为他好,他不想要,你就算偷偷做好也不能让他看到。



  那么,祝福你们。



  为艾伦献上心脏。
                                                                                                  


  利威尔兵长

评论
热度(17)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