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LOST AND FOUND(1)

  我把艾伦弄丢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找了他很久,结果是我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即使这本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是我的恋人,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本应该天经地义,如果我说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却不知道他的姓氏可能还有些天打雷劈的意味。还好我知道。艾伦,艾伦·耶格尔,他的名字,但已经几乎是我了解的全部。







  我对艾伦的了解真的不多,几乎算得上少得可怜,一丁点儿。我不知道艾伦有一个怎样的家庭,受到过怎样的教育,平时有什么朋友,累了喜欢去哪里呆着,休闲是看书还是看风景,运动是上场当主力还是不在意......这些我都不清楚,这样看起来艾伦离开我似乎是个必然。

   但是我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在艾伦刚刚离开我的时候,我觉得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我依旧活在不停地工作应酬,上班加班,在咖啡馆里和男客户讨论市场和在餐厅里和女客户共进晚餐之间。我没有感受到艾伦离开带来的任何改变,因为他本来在我的生活中就占不了多少分量。我会在没有工作的假日抽个时间把他从他的大学里带出来四处兜风,再把他带到我的四居室里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又趁早把他送回去,偷偷摸摸却又显得肆无忌惮,我是会直接站在他的寝室门口的。现在想起来他的大学似乎是我对他为数不多地了解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了。

  尽管我对艾伦的了解如此之少,但我不得不承认艾伦确实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艾伦他也一直同尊敬长辈一般的仰慕者我,尽量不给我造成影响,这也可能是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他的重要性的真正原因。和艾伦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确非常开心,但他离开之后我却并不觉得难过,就好像艾伦是我这段生活中一个美丽的肥皂泡。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

  然后艾伦就那么"啪"的一声,破掉了。

   艾伦这个肥皂泡,破掉了。 

  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是三天以后,时间是阳光明媚的下午,起因是谈生意。我讨厌所有嘈杂又拥挤的地方,所以每次谈生意都选在一家咖啡馆——艾伦打工所在的咖啡馆。 

  最开始我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艾伦已经不在了,我对旁边的服务生是谁没有兴趣,但我觉得我当时没有注意是出于两种心理,一是如果是艾伦在我就没有必要看,二是如果不是艾伦而是其他人看了也没有意义,这种奇怪的心理导致的直接后果有两个——我被奇怪味道的咖啡洗礼了味觉,而艾伦离开了我。 








  我和那天一起谈药品生意的客户米克已经是长期的合伙人,谈起生意来熟稔而轻松。所以当我舒服的将手搭在座椅靠背上时顺便向身后的服务生要了一杯拿铁,并且忘记了嘱咐他我不需要加糖。当我拿到咖啡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股与众不同的甜香,喝下去的时候我有一丝僵硬,那种不醇厚的感觉直接把我的味觉细胞洗礼了一遍——好久没有尝过这么混蛋的味道了。

  这个时候我才隐隐的感觉到艾伦的离开似乎带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迟钝如我却一直没有明白。 

  “再来一杯锡兰红茶”,我皱着眉头放下咖啡杯,“你们这里的拿铁不是一向不加糖的吗——至少五天前还是这样。”








  “怎么了利威尔,被糖腻住了吗?”米克笑了起来,头发有些遮住眼睛,“我可是早就闻到了这股甜味,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喝这些东西,从前你可是一点甜腻都不沾的人呢。”








  “先生,十分抱歉,我们这里的拿铁在没有特殊要求的情况下一向是会加糖的,并不是所有的客人都喜欢完整的苦涩”,一边的侍者彬彬有礼的声音过于公式化,听起来总有些不舒服,“如果没有其他疑问,先生,我这就去为您准备红茶了。”








  我随便回应了一声,就不再注意他。我突然有些窝火,如果是艾伦在这里,他是绝对不会在我的咖啡里放糖的。






  我感到有些混乱,事实上我可能在潜意识里把艾伦的离开当成小孩子突发的脾气,毕竟以我的年纪几乎可以当上他的父亲,我以为他没有离开,可能我再一次去他的大学里接他的时候还看到他惊喜的眼眸,以及每一次都会有的欢快的一句:“利威尔先生!等等我,马上就收拾好了呢。"










  我似乎忘记了艾伦有一个从不赌气的性子。














  谈完生意的米克走的非常快,似乎有一个应酬,他看起来像是想要捎上我一起,但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离开的时候面色不善,当然之前我已经结了账。







  我把车开的飞快,路上通知了佩特拉去处理之后和米克的生意交接,顺便告诉她最近有什么问题无论大小通通请示埃尔文,因为我现在的大脑实在不适合工作。在十分钟之前的那杯拿铁面前我脑子里还充斥着工作和最近的日程——面谈的生意,层出不穷的会议和多到能够让我麻痹的应酬.而现在我的大脑虽然还是完整的, 但如果把它从我的脑腔里剥离出来,从中间撕开,只会看到左脑写着"艾"右脑写着"伦",字体硕大以至于没有办法同时存放其他东西。

  被艾伦占据了整个大脑的我几乎要疯掉了. 

  我沿着咖啡厅门外的柏油路开回去,车轮碾着地,几乎要陷进回忆里。










  我第一次沿着这条路开车是因为后座上载了一个敢于搭我便车和话茬的小鬼,仗着一些肤浅的药品知识就在我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插话,当时的客户好像是韩吉,那个疯女人对这小鬼倒是一脸欣赏,或许是赞赏他勇气可嘉。








  “先生,”那个把侍者服穿的像小王子一样的小鬼直直地看着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得意而笑的很开心,"我说的都对吗,这可是我的专业呢——我是附近医药大学的学生,"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微微收敛了一下笑容,努力拿出一个侍者的态度一本正经地说到:"先生,您刚刚要的拿铁应该好了,我现在就去拿."我从他的背影里都能感受到一股故作镇定的雀跃.

  "嘿利威尔,"韩吉看到我的目光随着那个小鬼的离开终于收了回来,开始对着我挤眉弄眼,"那个孩子——很合你胃口?专业也很合适,你可以考虑把他签回家--公司 ,我是说签回公司,可以好好培养一下不是么?" 

  我把面前摊开的文件收起来,因为现在的韩吉看起来似乎不再需要这些东西,而对刚刚那个小鬼兴致更高。然后我对着仍然在不停遐思的韩吉说到:"确实,还不赖。"完全没有否认我现在的心思——那个小鬼,很可口的样子啊.。

  "利利利利威尔!"这个女人开始不顾形象的大呼小叫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你是认真的?!你和刚刚那个漂亮的小服务生才认识多久?三分钟有吗?你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没关系,"我看到从后台走出来的那个小鬼,手上端着一杯咖啡,走路的步子很稳,看来他的性格里除了刚刚表现出来的单纯之外还有一些坚定的部分. "总会知道的。" 

  "先生,您的拿铁,"那个小鬼把咖啡从托盘里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又在旁边摆了三条糖,"虽然我们店里的拿铁一般都是加糖的,但是我认为先生您不一定喜欢甜腻的东西,所以我自作主张并没有加进去,但还是拿过来了,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你很聪明,小鬼,我确实不喜欢加糖的咖啡。"











评论(8)
热度(22)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