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原创】我爱你

  能听我讲个故事吗,谢谢了,很多年没有人愿意和我这样的人讲话了。



  啊,在这之前,先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的名字是他取的,我叫张无傲。那么你呢,哦,不想说是吗,没事的,没事,我不会怎么样。
好的,那么名字已经告诉你了,我的故事也要开始了。



  先让我讲一下关于他的事情吧,算是满足我的小愿望。



  他是个很值得爱的人,他叫张有情。我被他捡到的时候,他大概正是在人生最迷人的时候,二十九岁,眼睛是深棕色。



  我是见过他的妻子的......我是说前妻,名字叫什么呢......嗯抱歉,这么多年我已经忘记了,但我还记得她是个喜欢蔷薇的女人,我们暂且叫她蔷薇夫人好了。她是个迷人的女人。我一直都记得她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女人魅力,她的微笑……哦,简直令人疯狂。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张有情,在她的追求者里他并不是最出色的一个,他恰到好处的优秀真是令人手足无措的为难,那时候我都对他的选择感到羞耻,他可以选择很多并没有那么有魅力但很温柔的女人,那些女人对他翘首以盼,可是他成功了......不得不说算是个奇迹。


  娶到蔷薇夫人之后他才告诉她有我的存在,但那个完美的女人没有表示出哪怕一点在意,我就顺利的在他们的新房里得到了一个卧室,带独卫的那种。


  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结婚之后就是要小孩,带他长大,看他成人,祈望他比自己更优秀。于是他们有了一个叫做张无芒的儿子,很乖巧,长的更像蔷薇夫人。


  他们顺利的带孩子长大成人,看着张无芒结婚,生下一个,嗯,还是儿子,那个孩子的名字我不知道,他出生的时候,张有情已经与蔷薇夫人离婚了。


  蔷薇夫人依旧微笑,迷人地摇动着纤细的腰肢,穿过一年的时光,走到了下一个人家里,那个男人当年追求过她,而且我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比张有情优秀多了。


  张无芒那时候并没有阻拦他们,这个乖巧的孩子选择了支持,并且愿意和两方都保持联系。


  张有情的离婚很顺利,之后五十四岁的张有情,暴毙身亡。


  嗯,事实就是这样,很平淡,我真的打心眼里希望他的一生就是这样平淡的。


  我是个讲话没什么逻辑的人,我只能尽我所能解释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事实是怎样的,但如果一切能够重来,我不希望我会是在这里跟你讲故事,哦不,并没有不喜欢你的意思,别离开好吗,现在真的没什么人愿意听我讲话了。


  那么说说另一个人的故事吧,他叫柴一航,很普通的名字对不对,我也觉得。我第一次到柴一航的时候就对张有情说,那个人真的太普通了。柴一航有一张平平凡凡的脸,不算太体面的工作,不是很优秀的素养,有时候会随大流,偶尔会有自己的主张,害怕个头大的凶猛动物,但又不敢承认,简直是普通到毫无闪光点。


  其实我应该先告诉你柴一航的故事的,但毕竟人总是有点小小的私心不是吗,我也会的。张有情养了我那么久,我当然更亲近他,即使他的故事表面上乏善可陈。


  柴一航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了,没有考研究生,四处投简历应聘,最后在私企给别人打工。经常加班但没有工资,偶尔被训斥,升职过两次,调动过一次,在地铁上偶遇了同样打拼的大学同学,然后他们结婚了。


  爱情的成分可能不多,我没怎么见过那两个人在一起,不好下论断,但我猜他是怀念她的。他们没有孩子,她在三十二岁的时候去世了,你问我原因?好像是车祸吧,大概,我记不清。


  这之后柴一航没有再娶,平平淡淡活到了五十岁的时候,时来运转升了职,六十五岁退休颐养天年,退休金蛮多。好像是七十岁的时候吧,脂肪肝严重,又有高血压,他很幸运的没有得阿尔茨海默症,但最后死于突发的脑梗,没有及时救治。


  再然后,是李越的故事。抱歉我确实啰嗦了些,但请你体谅一下老人家吧,如果不从头开始讲,我这个不听话的脑子可能会把我的记忆搞混的。


  李越是和张有情完全不一样的人,用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话来讲,那就是个暴发户的儿子,怎么说来着......对,富二代,你还愿意搭我这个老头子的话,老头子可是受宠若惊哦。


  我对他印象确实差,我没有见过他几次,但每次看到他都会觉得他又有钱了不少,衣服是一件胜一件的奢华,可是这人,每一次看到都没差,是个总喜欢看低人的东西,坏东西。这个印象在他去世了那么久我都没有改变。


  李越确实是和张有情完全不一样的人。他不优秀,没有让人从心里产生信服的味道,不成熟,还总是一脸张扬。他唯一的优点大概是有个有钱当官的爹吧,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张有情为什么会认识他。


  李越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他的人生也是,从小锦衣玉食地养着,二十八岁娶妻,三十岁生子,继承家业,在孩子十岁的时候死于精心谋划的意外。


  走的很突兀。


  张有情那个时候四十三岁,我二十三,那时候蔷薇夫人温柔的声音还回荡在家里的角落,十二岁的张无芒刚升上初中,读书读的正吃力。


  张有情跟我说李越死了,那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是不是忘了说什么呢,啊……让我好好想想,张有情蛮有钱的,自己赚的,不是那个什么富二代。


  嗯......继续我的故事,不明白的地方问问我吧,满足一下我这个将行就木的老人给人解决疑问的欲望吧,多问问,说不定我讲着讲着就漏了什么呢。


  我那个时候过的不错,但我没有离开张有情,也没有谈恋爱,事实上那时候我身边最优秀的女人就是蔷薇夫人了,而她在我不能理解的情况下嫁给了张有情。


  所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我没有离开张有情家里,也没有离开他身边,一直到他死去的时候吧。


  我不喜欢柴一航,更不喜欢李越,这之前也没有见过他们多少回,但张有情一直把他们看的很重要。


  我一直到现在,在这里,五十三岁的我,在张有情死了十九年以后也还是没有改变我的看法,即使这样很冒犯他,但我一直不喜欢他们,我甚至是有些讨厌李越的。


  很抱歉我确实激动了些,我们继续。


  我比张有情小二十岁,他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存在,我读的书不多,但他那时候的沉稳带给我的感觉大概是,大概叫做,情深不寿。


  我一直都不知道他的一腔深情为谁负。但显然不是迷人的蔷薇夫人。


  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李越死了,张有情就变了。我说过一遍了是么,真是的,我这个脑子,老了就乱了。


  张有情是个值得爱的人,可能只是对我吧,他的优秀只能说是恰到好处,但他给人的感觉......哦,那种感觉,仿佛被他爱上就一定会幸福。


  张有情是个很吸引人的人,但在李越死了之后他就变得不一样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出那种变化,但就像是年轻人的生命力一下子被浇灭的感觉,这也不贴切,就像是一下子,什么东西消失了,离开了他心里。


  这之后他好像失去了他的魅力,我开始感觉他失去了那种让人想爱上他的魅力,这让我惊恐。


  这件事我并不想说,但即使这样我也有必要让你知道,我是爱着张有情的,是那种不希望他娶妻生子的爱。所以我总能感觉到他哪里最吸引人,如果我都没有被他吸引,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段时间,这也足以证明张有情身上发生了一些不好的变化。


  当然,我能保证他并没有变成另一个人。
而这个时候他去见了柴一航,带着他妻子喜欢吃的蜜饯。


  这种带礼物上门求人的状态让我极不满意,我真的难以想象有什么事情是柴一航做得到而张有情做不到的。那个一直再普通不过的人。
张有情没有带我去,他告诉我我已经不再是能随便跟着他的年纪了,所以我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工作上。


  这整件事情我都是旁观者,但张有情不肯带我,我至今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他去了那次之后就没有再去见过柴一航,而两个人的生活在见面前后没有丝毫偏离正轨。普通人依旧普通,张有情也没有恢复以前的样子。


  而李越的家人,仍然生活在李越死后的悲痛和一团乱的生活里,没有什么人神秘的帮助他们,他们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


  我觉得这样的平静没有什么不好的,直到张无芒有一天对我说,他希望我离开。


  张有情那时候不在,他不知道他在上初中的儿子终于鼓起勇气希望我离开他的家,也不知道我拒绝了他张无芒,告诉他我爱他爸爸。


  张无芒当时的表情,我说真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他听到我这么说之后,就像吃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而且没办法吐出来一样,这之后他再也没有提过要让我离开。


  但那时候我隐约觉得,大概我对张有情的生活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即使他从来不怪罪我。


  可是事情愈发奇怪了,张有情除了失去魅力,还开始做噩梦,有时甚至一整天脸色苍白。


  第一个妄图知道真相的人,并不是我,是一直乖巧的张无芒。他去找了李瑞,李越留下的十岁的小儿子。


  具体他们的谈话我依然不知道,但张无芒回来的时候表情不善,显然那个小孩子告诉了他一些不好的事情,以至于他失去理智地对张有情大吼:“你这个骗子!”并且对我翻了白眼。


  我隐约觉得我再去找张无芒或者去问问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都没有什么收获,于是我选择了去见柴一航。


  柴一航真的就是个普通人,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他与妻子因为熬夜加班出现的黑眼圈,阳台上晒干却没有及时收好的衣服,厨房洗碗池里在泡水的碗筷,上面还有油渍。这些东西回荡在我眼里心里,它们时刻提醒我这一家人的普通与疲累。我直到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搞懂他们一脸甘之如饴的表情从何而来。


  回来之后我依旧困惑,因为柴一航并没有告诉我多少东西,他只是对我说:“你不知道?你不就是那个时候出现在张有情……身边的么。也对,你应该不知道,但张有情不想告诉你,我也没什么能说的,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李越帮了我们俩......帮了我很多,不然现在的张有情不会是这样,我也不是这样,更不会有你。”


  在我出门的时候,他又加上了几句话,他对我说,他对现在的生活再满意不过,对比张有情的现况,他觉得自己更幸福些。


  我真的不怎么能理解这个人,张有情分明比他优秀。


  回来之后我还是很困惑,所以我选择直截了当的问张有情。他当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


  我说我爱你。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说从我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我仍旧困惑,但他说我就是为此而生的,我第一次觉得他还有点小自恋。
然后他告诉我他爱着李越,那个带着一脸骄纵步入黄土的人。他说他愿意为了那个人做所有的事情,包括改变自己变成......我忘了,只是为了他开心。


  这后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忘的七七八八,而且的确乏善可陈,他死了之后我就来了这里。


  我听说要是一个人的爱过分深沉得不到回应,他会出现精神上的问题,所以你们把我安置在这里对么,但不管怎样,多谢你听我的故事,虽然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病床号:3013


患者:张有情 男 七十六岁 汉族 单身 大学文化程度。


主因:被同性恋人逼迫整容,身份错乱,提供者好友柴一航,子张无芒,可靠。


具体情况:精神分裂人格张无傲,并认为主人格于两年前暴毙而亡,副人格因为主人格恋情不顺出现,表现为主人格的追求者。心理年龄比主人格小二十岁,出现时间疑为整容前后。
患者病程中无高热,无极端言行,食欲均可,二便正常,既往有高血压病史8年,无手术史及脑外伤史,无输血史及药物过敏史,否认肝炎等传染病史,无高热,抽搐史。


否认家族成员中有精神病史。



  我记得最清楚的事情,大概就是那时候张有情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我爱你,他一下子颓然了不少。

评论(6)
热度(19)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