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LOST AND FOUND(2)

我很快就和韩吉讨论完了剩下的细节,当然这期间不免有这个女人没脑子的揶揄,她似乎对我欣赏这个小鬼感到很诧异,但从开始乱叫一气之后她就没有再发表过什么类似于反对的意见,看起来她更像是想要看看我怎么把那个连名字都不清楚的小鬼泡到手。

“嘿,那个孩子,对,是你。”韩吉突然中断了她关于新的药品研发的演讲,对着我身后挥了挥手,“过来一下吧。”

“好的,先生。”是那个小鬼的声音。

我慢慢的把杯子里的拿铁喝完,然后对着那个不知所措的小鬼,开口说道:“喂,小鬼,她可不是什么先生啊。”

“哦,是吗?天啊……非常抱歉女士,我……”那个小鬼本就羞涩的表情更加明显,脸上似乎还泛起了一层红晕。

“没关系的,很多人都误会过,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像天使一样。”韩吉笑了一下。我觉得这大概可以算是认识她之后我第一次看见出现在她脸上的温柔笑容,平时她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个研究员。

“那么,可爱的小天使,方便透露你的芳名吗?”韩吉继续笑着并且不怀好意的把那个正打算开口的小鬼拉了过去,“小天使,不要让对面那个先生知道了,不然可是会有一些不好的后果的哦。”

“可……可是……”他显得很局促,有些紧张地捏着衣角,“可是这样……”

“没关系的,过来偷偷告诉我就好了。呐,作为交换,我就告诉你如果名字被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吧。”韩吉又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凑到他耳边一本正经地大声说:“会,怀,孕。”

这个女人绝对是不要命了。

而那个该死的小鬼居然开始脸红,我想他是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疯女人调戏了。他抿紧嘴唇,很快回答了韩吉几个字,就躲远到后台去了。

“韩吉,”我皱着眉头叫了她一声,“这样好玩吗——欺负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

“我可没欺负他,利威尔,那可是个可爱的孩子,欺负他的明明是你——明明就快要四十岁了还没有个稳定恋人的老流氓。”

“韩吉,”我停顿了一下,“谁让你说出我的年纪的。”

杯子里的拿铁迹已经干涸,温度也消失了。我站起身,顺便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袖口,腕表显示到了五点,是该离开的时间。因为那个小鬼,我今天莫名花在这家咖啡馆的时间可是不少啊。

“韩吉,该走了。”

“好的利威尔,今天有荣幸坐你的车回去吗?”韩吉一脸期待地看着我,这让我我觉得她想踩脏我车里的地毯已经很久了。

“可以,只要你能把脚塞到嘴里走上去。”

“那怎么可能!利威尔你——”她忽然摆出一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视线饶过我转向身后,“嘿——我说——那个——”又忽然闭了嘴,换成一种戏谑的口气,“小天使!你下班了对吗?这位先生要走了,坐他的车子回去吧!”

从后台出来的那个小鬼,身上规矩的侍者服已经变成了干净的白色衬衫,或许是人靠衣装,开始那种拘谨局促的感觉没有了,我在这个小鬼身上看到了少年人特有的活力,大学生......啧,真是令人羡艳的年纪啊。

他朝这边走过来,手上还提着书包,干净地让我看出一丝纤尘不染的意味来。这个该死的小鬼没有看我,而是直接对着韩吉开口:“这位……女士,多谢您的好意呢,可是这位先生他也许……嗯,我是说,也许我们并不顺路。”

“顺路,”我拖着韩吉的后颈衣领,而她死乞白赖地抓着那个小鬼的衣角,以一种怪异地和谐状态走出去。

“我可以送你,因为我确实没什么地方急着去,但是小鬼,如果你和这个疯女人要去的地方一样的话,你们就一起爬过去。”

“啊……啊是的先生,我要去学校,从这里的后街就可以过去的,非常近!”

我看到那个走路走的很勉强的小鬼在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衣角,即使在回答我的时候也没有放开,可能是怕被那个疯子扯坏,心情没来由地好了起来。

我把韩吉丢在路边,然后对那个小鬼说到:“上车小鬼,你叫什么名字?”他脸红了一下,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径直钻到车里去了。

啧......该死的,我不会让男人怀孕。

我没有再管在地上大呼小叫说我重色轻友的韩吉,直接驱车离开,因为我确实不想让韩吉踩脏我的地毯,但那个小鬼上车的时候我好像也忘了嘱咐他,或许对我来说能让那个小鬼上车会比地毯的干净程度更重要一些。并且在我发现了那个小鬼在副座脱了鞋子我就没有再考虑这一点,因为他实在很对我胃口。

虽然以我开车的技术没必要一直直视前方,但我还是这么做了,或许只凭一时的兴趣就让一个小鬼坐上我的车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大概是我的表情不怎么和善,那个小鬼试图开口讲些什么缓和一下。

“先生......”他试探性地开口。

“我叫利威尔。”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这小鬼明显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利威尔先生,嗯......很感谢您送我回去,您的车子……它很干净,所以我有些不好意思穿鞋子踩在上面,这是不是......有些不礼貌?”

“如果你穿了鞋子会更不礼貌,”我瞥了他一眼,发现这小鬼正直直地看着我,但目光澄澈没有一点逾矩,只是带上了一丝让我觉得有些被冒犯的打量。

“小鬼,”我又瞥了他一眼,“你看着我干什么,并且你最好自觉一点说出你的名字,不要等我不耐烦把你踹下去。”

“啊抱歉......我叫......应该左转先生。”

“你叫左转?”我皱了皱眉头。

“不,不是那个意思,”他连忙摆手,“这个路口左转我就要到学校了。”

我居然很好脾气的没有再说什么,转弯就让他下车了,那时候九月的阳光明明燥热的烦人,但有个穿白衬衫的小鬼从我车上下去回学校,居然莫名让我觉得这个月份舒适了很多,那时候那个拘谨而有礼貌的小鬼真是......让人心动。

评论
热度(14)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