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LOST AND FOUND(3)

我沿着这条街,左转,到了艾伦的大学。

我把车停在门口,熄火,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他们很开心……但里面没有艾伦。

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车里放上了烟灰缸,但现在看来的确很实用。

我在大学门口等到黑夜。灯光在一重重亮起来,从最远处开始。

我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不该为一个孩子这样颓废的.......但我发现我似乎爱上他了。我居然在青春期都成为照片里的名词的时候,在我现在的恋人离开我一个月之后,发现我似乎真的陷进去了。

我觉得我应该把他找回来,但在那之前我得先弄清楚他为什么会离开我。

在我送他回学校那次之后,虽然我并不很想承认,但大概是像韩吉说的那样,我有些……我有些被那个小鬼迷住了。所以我三番五次没事就去那家咖啡馆坐坐,然后找借口送他回学校。终于有一次他在下车前小声地告诉了我他的名字,他说他叫艾伦,艾伦耶格尔。我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把他拉回车里并且关上车门,然后吻了他:“那么,艾伦耶格尔,我们在一起了。”他没有拒绝。当时我真的有些紧张。

之后的一切顺利成章,他坚持不肯住到我这里,但还是红着脸放了一部分衣服在我衣柜的另一半,每个星期六我开车去接他,他在我那儿过夜。

每个星期六下午他在我的副座,我们开窗,他有时候会笑,有时候胆大地扯我的嘴角。每个星期六晚上他在我的床上,通红着脸给我解开衬衫的纽扣,但盖被子的动作总是很迅速。每个星期天清晨他在我的后座,明明困地躺下却要总是着不肯睡,讲话的声音时高时低。每个星期天下午我在咖啡馆里工作,他给我端来没有加糖的拿铁,有时候是红茶。我们在谈恋爱,这是我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意识到这件事。

艾伦告诉过我他课业比较忙,每个星期六都要自习,我觉得认真学习是必要的,所以我没有在星期六下午之前去打扰过他。事实上,我对他完成学业之后的去处还是略有忐忑,我担心他不会同意为我工作,年轻气盛的小鬼们不都是不甘屈居人下的吗。

事实上艾伦在和我交往了有一段时间之后,大概是仗着我一向宠着他,稍稍逾越地抱怨过我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在他身上花的时间太少。我只觉得这是初尝情事的少年对另一半的依恋,而我显然已经不会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回应他。后来艾伦就没有再说过了。

不过春假的到来倒是省了我不少安慰这小鬼的心思,他这个假期住到我这来了,虽然他坚持说假期结束了就会回学校,但显然我不会让他有这样的机会。

那个时候陷入和小孩子的恋爱里智商下降的我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把他弄丢,而且一个月都找不到他。

同居的日子基本算得上过的很愉快,我和艾伦意外地适合住在一起,他会做饭,而打扫的部分都是我来。艾伦给了我我这个房子里本来就该住两个人的错觉。

这之后就是艾伦的生日,三月三十日。并不是什么节日。

我答应了艾伦为他好好过一个生日,我有让佩特拉帮我订好餐厅,在我的设想里年轻的孩子们都爱这种类型的浪漫,可我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实现这个设想,就接到韩吉的电话,让我出差一趟。那个每天除了研究就是用公众号调戏粉丝的疯女人,总是说着“想不想试试板蓝根泡阿莫西林的味道呢~会变甜哦~”这种话,却意外的粉丝很多,简直无法理解。

大概是她的研究成果被误流出去,可能被其他公司拿到,需要我亲自去确认,有必要的话得拿回来,因为还是个半成品,啧,麻烦的女人。

我只好收拾衣服出差两天,刚好错过艾伦的生日。

“呐,艾伦。”我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叫他,那个小鬼从厨房里试着伸出脑袋来看我,“算了,吃饭的时候再说吧。”

“哦好的。”他完全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开心地做他拿手的糖醋排骨。

吃饭的时候我仍然没办法把我要在他的生日那天出差这件事说出来,这种无故的回避姿态让我有些烦躁。

所以我让艾伦洗碗,他虽然很诧异但还是乖乖做了。而我在他洗碗的时候从后面环抱住他,尽量避免对视,然后对他说我也许没办法帮他过生日了。

那时候艾伦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突然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回头吻了我一下,说好。

然后艾伦就走了。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我本来打算补偿他,我想带他去那家餐厅,有烛光和红酒。我还想带他去电影院,看什么不重要,只是想让他能得到和同龄人一样的恋爱经历,当然最好是爱情片。我也想过逛街,但艾伦似乎不是喜欢这东西的人,他在穿着方面可能还没有我讲究。我甚至想回来了就请个假带他去海边,他一直想要去那里,只是我没有时间。只是这一切,当我有时间做的时候,艾伦却离开了。

我不想跟小孩子置气。所以他离开之后我继续着我的工作,同他未离开时一样。

我不想被一个耍脾气的小鬼影响,只是三天之后我就发现他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本来以为这不算迟,可我找了他一个月。并且毫无效果。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太不了解他,甚至在他离开之后我没办法找到一个人质问,抓住那个人的衣领说你把艾伦弄到哪去了。我连迁怒都做不到,而艾伦明显是自己离开的,他留下了钥匙。

让我微微欣慰的是他至少带走了我送他的钥匙扣。

评论(2)
热度(17)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