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LOST AND FOUND(4)

事情的转机来自于韩吉。那个每天只知道研究和调戏粉丝的女人居然在两个方面都颇有成就。

她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试着把糖醋排骨做出艾伦烧的味道。

“尝尝看。”我控制住把韩吉扔出我和艾伦的家的想法,把排骨端给她。因为我迫切需要一个人能将我的注意力从与那个小鬼有关的事情上挪开。显然这件事我做的非常失败,因为就连装这道菜的盘子都是我和艾伦一起挑的。

韩吉一脸兴奋地冲到厨房拿了筷子对着排骨下手,无视了我懊恼的神色和被弄乱的碗橱。我开始后悔我上一分钟的决定了。

“利威尔你少有上道的一天啊~”韩吉一边啃排骨一边啧啧赞叹,“味道不错啊,浸淫这么多年,还得到了鲜活血液滋润的~手艺啊~”

我觉得我的脸色大概在变黑,但韩吉接下来的话让我无法顾及到她的戏谑了:“利威尔你猜,我……唔!好烫好烫!你猜我的小粉丝们,给我带来了一个怎样的消息?你要知道我的粉丝们,大多数都是医药大学的学生哦~“

艾伦!

“一盘都是你的,快说。是......艾伦吗。”我居然开始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不是艾伦啦,他认得我的,”韩吉直接把盘子拉到到她面前,并且用手护住了对着我的一边,“一个叫......唔……叫阿明阿诺德的孩子,说是好朋友为情所困~来向我寻求帮助,想让他绿眼睛的朋友不再为一个叫利威尔的男人伤心,不过他们又不在北方,所以觉得找我说说没事,嘛……”

韩吉突然停下了筷子,正色对我说:“利威尔你可以再做一盘给我打包吗?”

我觉得我刚刚认为她正经绝对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继续继续,你的小天使呢,现在在中部一个医药大学读书,而且因为你的问题天天上课都不认真哦,具体地址在我手机上,你等等我掏出来给你看,”韩吉利落地用左手掏出手机,接着说道:“你看看,就这,你打算怎么办?直接过去找他?”

我皱着眉头问她:“韩吉,你能直接联系到那个叫阿明的学生吧,”

“当然~利威尔你想怎么做?”

“我想向艾伦求婚。”

我让韩吉给那个叫阿明的学生回复了我的意思,然后匆匆处理好工作,把今年的年假一次性用掉了,收拾东西去了南方的一个海滨城市。听说那里有步行后看到的最美的海。我准备在海边向艾伦求婚。

戒指准备好了,该说的话也牢记于心,我的确不懂浪漫和十九岁少年纤细的心思,但我相信艾伦会答应的。毕竟那个将要单膝跪在他面前的男人是利威尔。

那个叫阿明的孩子会建议艾伦去旅游散散心,他保证我失魂落魄的小鬼会答应的,他还串通了艾伦视为长姐的一个女孩,他们大概会用自己的办法让艾伦到这个城市来。而我在这里等他,带上鲜花和拥抱。

我在离海边最近的酒店住下了,然后对前台说如果有一个叫艾伦耶格尔的大学生来订房间,让他入住我的房间就好。前台一脸被为难的样子,直到我出示了艾伦在北方时用的学生证和我们为数不多的合照之一,那些东西还留在我这。我说我之前是他的监护人,但他成年后离开了,我希望给他一个惊喜。果然人们对善意总会有想帮一把的念头,那位前台甚至愿意帮忙保密,让艾伦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住到我的房间里。

我在海边等了三天,韩吉传来消息说艾伦向着这边出发了,好像是来这边看看海,顺便带些当地特产给他的朋友们。

我满心以为我能在房间里等到一头雾水闯进来的艾伦,或是在海边散步的时候遇到行李未放就迫不及待先看看海的他。但我没想到只是在外面漫无目的的逛逛,就能遇到在看饰品的艾伦,但他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我,而是在认真的吃烧烤,不时还会辣地吐舌。我看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并没有带着行李,大概在我出门之后已经入住了房间吧。我随手刮了一下口袋里的房卡。

“这个可以送给女朋友哦。”那个头发花白的店家对艾伦这么说。

啧,他没有女朋友。

“啊,谢谢,请……”

该死的,艾伦看起来是要买下它的样子。我皱着眉头走过去:“这个我要了。”

我一个多 月没见的小鬼带着一些被打扰的愤懑回过头对我说:“先来后到不知道吗?你……”

然后他愣住了。

“你离开是我的错,但应该有一个挽回的机会不是吗。”

这小鬼像傻了一样站在那里,我看到他眼里似乎有些雾气。

“不愿意跟我说话了吗,艾伦。”

这小鬼居然拔腿就跑。留下我在店里,和一串没人付钱的贝壳手链。

淅淅沥沥下起了雨,然后越来越大。几个闷雷炸过去,紧接着是闪电,风,和雨水。

我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艾伦还没回来,行李堆在门边,显然是没来得及整理。我把他的箱子打开重新整理了一遍,然后拿出他的毛巾和应该要换的衣服。看他刚刚慌乱的样子,回来肯定是淋了一身,啧,这么大了还不会爱惜自己身体的小鬼。

我在房间里等地烦躁,可艾伦还没回来。我只好下去问了前台,得到了否定的答复之后就在大厅的沙发上等着。我渐渐体会到艾伦总被我忽视,得不到陪伴时的心情。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淋得一塌糊涂的人影进来,我实在顾不上前台一副被欺骗的样子,把艾伦狠狠得拉到怀里抱住。

“艾伦,为什么要跑?”

“……”
他没有很快回答,大概是淋雨淋的有些迷糊,可能生病了。我抱着他的手臂又紧了一些。然后把他带往楼上。

“利威尔先生你怎么又追过来了!”小鬼显得很惊愕。

“啧,这种事过会再说,现在先跟我回房间换衣服。”但我并不想这么快回答他。

我把这小鬼拖到房间确实花了不少力气,所以我能肯定他生病了,必须要换掉这身湿衣服。这个时候我帮他洗确实不怎么合适,所以即使十分不放心,我还是让那个小鬼自己去了。但最后还是我把这个已经开始明显发热的小鬼从浴缸里拽出来,给他换了衣服,喂他喝水,吹干他乱糟糟湿嗒嗒的头发,给他盖好被子敷上热毛巾,然后等他醒过来。

雨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艾伦的高热在吃了些退烧药之后好了一些,被淋透的大海在不远处翻涌着波浪。我在等待着能带艾伦去海边求婚的那一天。但首先他得醒过来,退烧,并且原谅我。

评论
热度(13)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