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看得见你

chapter two 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照顾你 




  我让这小鬼先去沙发上坐着看看电视,他不需要进食可我还需要,所以我准备去做早饭,但这之前我得先洗个澡。 




  我打开电视的时候艾伦就被吓了一跳,我跟他解释了好一会而他才相信里面的人都是假的,战争、死亡、爱情、笑容都是假的,这几乎消磨了我所有的耐心。于是我把遥控器递给他,指了指换台键让他自己折腾就去洗澡,在浴室我都能听到客厅的大呼小叫,我大概能辨别电视里的声音从新闻换到动画片再换到偶像剧......最后停在古装战争片上,大概这东西能让他有归属感。 




  然后这小鬼在我往身上抹沐浴乳的时候冲了进来,手上拿着遥控器一脸兴奋,毫无看到别人洗澡的自觉:“兵长!我能用这个盒子!” 




  “出去。”




 “可是兵长你看我……” 




  “出去,艾伦。” 




  “啊……好的兵长。” 




  我懊恼地关上浴室门,继续抹沐浴乳然后把淋浴头打开,顺便思考这小鬼的兵长之前和他是什么关系,还有我为何莫名消失的警惕心……我根本没觉得他的存在有任何不对,就像他早该这样冒失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至于他与他的兵长……至少不会是单纯的上下级,他对我展现出来的亲昵明显超过了这种生硬的关系。 




  兄弟吗?或者更糟糕的可能……父子?啧。 




  “艾伦,你刚刚说了什么?”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这个小鬼依然一脸兴奋,遥控器换台换的啪啪响,电视台换了又换,上一句还是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下一句就变成了可是巨人已经攻进来了。




   “我能用这个!兵长,这是你给我的,我可以用!我刚刚试过了其他的东西,还是不能动,但这个不一样!”




   “是吗。”




  我伸手接过他手上的遥控器,放在沙发扶手上,“艾伦,动动看。” 




  然后艾伦从我身上爬过去,戳了半天,遥控纹丝不动。我把这小鬼从我身上提起来放回原处,很认真的问了他:“艾伦,你和你的兵长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漂亮的小鬼开始脸红了。 




  我没有等他支支吾吾地说出后面的话,就把他的肩膀掰向我,皱着眉头对他说:“艾伦耶格尔,你要明白,我并不是你的兵长,不是你记忆里的监护人。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那都不是对我。你和我,一个鬼魂和一个人类的关系,只有我能看到你这一点特殊而已。” 




  艾伦的表情僵硬下来,我突然觉得我可能对这个孩子太过严厉,他什么都不懂,而他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只有我。我不该这么做,但我不得不让他知道……我隐约觉得不说出来并不是什么好选择,但我没想到说出来更不好。 啧……我和这小鬼才刚刚认识几个小时吧,却有种奇怪的责任感在作祟啊。 




  艾伦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把遥控器重新递给他,他没有用。我把做好的早餐分他一半,他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他吃东西很安静,并不粗鲁。 




  我和艾伦在家里度过了一个不说话的上午,背景音乐却总是换。背景音乐说巨人已经攻进来了,我们弃城吧。 




  然后艾伦关上了电视。他睡觉的样子也很安静,乖巧的终于像是个小鬼,又平淡的如同经历了什么。 




  我不再去管他,他连身上的灰都不能沾到家里的沙发上。 




  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佩特拉的葬礼,我的悼词。我不知道说什么。




  我和佩特拉,大概只是一个写小说的人和编辑的关系而已,我不知道该用我的身份说什么话,毕竟我是她的学长……曾经我也是她的恋人。 




  上大学的时候我带她找到寝室,她进去之前就突然问我是否能够在一起。我同意了。过了一个月佩特拉就对我提出分手,她说我对她只有责任和友谊,这让她难以接受。




   是我的错,我甚至没有吻过这个温柔的女孩。我和她在一起大概只是为了……佩特拉是这么说的,为了掩饰我的孤独。 她是个好女孩……可我也许真的没办法喜欢上她。




  毕业之后佩特拉成了我的编辑,三年之后她因为工作劳累过度,导致精神恍惚出了车祸。人生戛然而止。 




  我没办法把这样的悼词写出来。我只希望今晚的葬礼上大家不会在意我刻板生硬的哀悼。 




  不……我还要带上艾伦,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并不希望他从现在开始离开我的视线,我总害怕他会在什么时候消失……这让我恐慌。我只认识他几个小时,却奇怪地过于在乎他。这让我恐慌。




   “艾伦,”我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看着这个小鬼从睡梦中迷迷糊糊醒过来的呆滞样子,“我想到一件事。” 




  “兵长你怎么又吵我睡觉啊……” 




  啧,这小鬼对他的兵长也太放肆了。 




  “艾伦哟,你衣服该洗了。” 




  果然同我想的一样,艾伦脱下来的衣服我能清洗,他也能穿我递给他的衣服,但我并不开心。这小鬼老旧的军服太脏了,而且他穿不下我的衬衫。我只能带他出门买些合身的衣服。 




  然后我在艾伦期待的眼神里黑透脸走进Levi's ,在售货员纠结的眼神里拿了明显不是我穿的长度的牛仔裤……啧,服务态度太糟糕了。

评论(3)
热度(22)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