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看得见你

Chapter three 这世界上只有我能触碰你 




  我带着套了白衬衫和牛仔裤的别扭小鬼去参加佩特拉的葬礼,他很不喜欢这身衣服,更不喜欢这个场合。




  我出门前问过他是否认识他那个世界的佩特拉,他说当然,佩特拉小姐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最后她死在壁外调查的路上。 




  我不知道说什么,显然这个小鬼有些难过,他似乎期待过见到她,但又有些放松,好像他不希望出现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这让他略略轻松。




   “佩特拉是我们的朋友,她是个温柔的女孩,十分善良,她就这样突兀的离开了我们,真的很不幸,但是我们会记住她,她的样子会留在我们心中。” 




  不得不说我的发言很糟糕,语言空洞无力却套路娴熟,比起别的葬礼上痛哭失声差了太远,但这已经是我能说的全部了。我说不出太多煽情的东西,但我会记住……是我的错,我都会记住。




   “利威尔,”韩吉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需要一起喝杯酒吗?” 




  我看了看在我身边没有说话的艾伦,“你想去吗,艾伦。” 




  “我……并不能喝到酒啊。” 




  “我会给你。”




   韩吉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埃尔文也适当的保持了沉默。




  我知道我不该在这种时候和艾伦说话……但我不希望他们认为我在佩特拉的死上没有受到任何打击,我能保持正常,也能表现悲痛,但事实是我的惋惜不够深厚,以至于我要以对一个鬼魂说话的方式来让他们知道我变得不正常了,我开始创造出一个莫须有的人,然后处处照顾他。我为我的想法而羞耻,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酒吧依旧人很多,人流没有减少,一场葬礼不会给这个城市的生活带来什么,来的人悲痛,但回去之后的生活还在继续。而死去的人呢,就那么死去了,消失,然后在某个地方卑微的期待着有人能记住。




   我想起艾伦看的电视,我们弃城了,伤亡名单没统计出来。




   我在想艾伦是为什么而执着,他到底在等待什么。 




  “我觉得佩特拉挺好的,”埃尔文喝韩吉习惯点的冰啤酒,视线看着桌面,“我一直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你甚至连葬礼致辞都不认真写。” 




  “没有怎么想,我写不出来。”我敲了敲桌面,要了杯黑啤。 




  “可这是佩特拉的葬礼,利威尔,这是你最后能为她做的,你却没有做好。”韩吉捏着杯子对我说话,她看起来比埃尔文冷静些。 




  我拿到黑啤刚想喝,却看到艾伦安静的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看着酒柜出神。 我把黑啤递给他,我知道他只能碰我给的东西。 艾伦接过我给的黑啤,喝了一口,表情变得很奇怪,我轻笑了一下,忽然感觉轻松了一些。 




  韩吉和埃尔文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才想到我把酒杯递给了艾伦,所以这时候酒杯大概是悬在空中的。我有些害怕,这样他们就会发现艾伦是真的,艾伦会被发现。 




  可韩吉忽然叫来了服务生,他在我脚边扫走了什么东西。然后韩吉和埃尔文劝我回去休息一下。




   我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回到家是凌晨一点的时候,昨天这个时候我正在喝一杯浓茶,不想睡觉,我大概听到了艾伦的声音,但我烦躁的没有在意。而现在我很冷静,我正和艾伦睡在一起。




   我再次怀疑艾伦与他的兵长是父子一样的关系,他的兵长居然会把他揽在怀里睡觉,虽然我不得不说这样的确很安心。 




  “艾伦,醒着对吗。” 




  “是的,利威尔……先生。” 




  我偏头看这小鬼,没有开床头灯,但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平直的落在我身上,就像这样的场景是他生活中平常的一部分。 




  “那么,小鬼,回答我,你和你的兵长是什么关系。说清楚。”




   “……我不知道。”艾伦的声音比平时软乎一些,“我只记得兵长是我的监护人,有时候我能模糊的记得一些事情,但又很快记不清楚。我能感觉到我和兵长是很亲近的,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我能感觉到他的茫然,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离开。可能我带他出去看看这个他不理解的世界,我给他买一支香草冰淇淋,然后他突然消失,冰淇淋掉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化掉。可能我把他留在家里看电视,出门买早餐,回来的时候就多了一份,电视停在还没放完地战争剧上,巨人狞笑着跑过。 




  可能我们什么都没做,我对他说艾伦你想不想出去玩,他就消失了。 




  我也很茫然,莫名多出的一份责任让我在这个时间里找到了一些存在的感觉……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承担,我对艾伦来说是特别的但这不能代表什么。不是因为我能看见他,我就这样愚蠢的去照顾他,一定有什么其他原因。 




  他不清楚,而我也是。 




  我把被子摁紧,抱着这小鬼对他说睡吧。 




  我居然做梦了。我梦到这小鬼口中的我……利威尔兵长。那个人比我想象中冷静,也比我清楚自己的情感。他甚至没有接受佩塔拉温柔的爱情……大概是时代的问题。巨人攻进来了,我们弃城吧。




  后来他遇上了这小鬼……该死的,我看不清他们相处的细节,我只能感觉到至少这位兵长并不是把艾伦当做他的孩子,这让我莫名觉得舒服。




  再然后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如艾伦所说的,兵长没能救下他,艾伦死前他们最后一面是一个月前。如果不算刑场上远处听见的咆哮。 




  所以艾伦到底为了什么来到这里……我想他是知道的,只是不记得了。




  我希望他能尽快想起来……我总觉得时间不多,我们会输给时间,就像那个时代输给了王权一样。

评论(7)
热度(13)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