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看得见你

Chapter four 这世界上只有我能保护你





  我醒过来。





  艾伦来到我家的第五天,他想做饭,但我拦住了他。





  我觉得这件事对艾伦难以启齿,所以在他疑惑的眼神里我选择了沉默,但我的确在他想做很多事的时候拦住了他……准确的说,没有为他提供帮助,以至于他不能移动任何东西。





  我大概知道艾伦是怎样存在的了,所以我也开始怀疑我自己的精神。但我觉得我很清醒。





  “艾伦,”我叫住那个无聊的小鬼,“你有没有什么很想做的事?”





  “我吗,好像有吧……我想吃街角那家的甜点......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这么精致的东西,物资是很匮乏的。”





  啧,答非所问。





  我披了件外套带他出门。刚入夏的夜晚还是有些凉,但我没多拿一件外套,我开始后悔出门时愚蠢的想法,我居然因为觉得他穿不下我的外套就没有给他带——这导致我现在不得不把这小鬼笼在我怀里。





  我记得艾伦说过鬼魂的感知是会减弱的,像冷与热,在温度和情感。但我不放心。





  我笼着艾伦走在人不多的街道上。我突然期盼着下雨。





  穿过行人。





  第一家店,在艾伦没有出现之前,我偶尔会去喝杯下午茶,从这家店的窗户能看到我书房的窗户,窗帘是海洋的蓝色。





  第二家店,在艾伦出现之后我没有进去过,艾伦好像不怎么喜欢那里卖的熟食。





  第三家店,我带艾伦去里面看过一次书,第二次我就被店员委婉地拦了下来,只好在门口买了几本书带回去看。





  第四家店,我在艾伦没来之前从未去过,在他来之后也没有,但我和他一起经过。





  第五家店,艾伦惊讶过饰品的种类和样子。





  第六家店,艾伦试图和它合影,但照片还没洗出来。





  第七家店,艾伦把我给的巧克力丢在门口的盆栽下,告诉我过几天我们来拿,现在还在那。





  第八家店,艾伦没有关心过,我也没有。





  我们就这样穿过行人,穿过街道,穿过马路。而我也想像这样穿过城市,穿过路口,穿过前面的高架桥,穿过风声呼啸的隧道,有鸟鸣的森林,穿过大海,穿过南边的沙漠,北地的白色冰原,穿过颜色绚烂的都市,穿过现在,穿过两千年的时光,穿过巨木之森,穿过三大墙壁,穿过王都,穿过闪着宝石光芒的王座,穿过流血的行刑场,穿过巨人腐烂冒热气的躯体,我们穿过一切,到艾伦来找我的时间去。





  而我们只是穿过人潮,就差点失散。





  我好不容易从路边的樟树带里找到蹲在树边的艾伦,他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灰尘没有减少也没有增加,但神情惊恐,如同遇到了此生最害怕的事情。





  “艾伦,”我出声叫他的名字,“怎么了。”





  他听到我的声音终于回过神,突然冲上来抱紧我,莽撞的肩膀撞得我生疼,但我没时间关心这个,这小鬼对我说:“兵长,我害怕。”





  啧,还是把我当成了那个没能救下他的男人啊。





  “害怕什么,我还没走远。”





  “可我发现我从刚刚开始 ......好像变轻了一点。”





  好像发生了什么非常糟糕的事情啊。我伸手把艾伦抱起来试试他的重量:“艾伦,我再问你一遍,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我......我不知道,我大概想去吃那家甜点,”艾伦直视着我,祖母绿的瞳孔放大又缩小,最后稳定下来,“我想去。”





  “可以。”






  我带着变轻了些的艾伦走向那家店。我恍惚记得我提过觉得那里的慕斯不错。








  艾伦要了黑巧克力慕斯,我最喜欢的那种。吃完之后我能感觉到他又变轻了,而且变的暗淡,像水渍在地上慢慢干掉一样失去颜色。



  我大概知道了艾伦为什么会变化了。



  他回去的时候比平常要开心一些,但我还是没有让他移动任何东西。艾伦不理解我,但很听话。



  当我帮这小鬼调好洗澡水的时候他并没有像前几天一样开心的冲到淋浴头下面,他迟疑地看着水冲到地面溅起的水花,回头问我:“兵长,你说这些水真的淋到我身上了吗?”



  我把他推进水幕,然后靠在浴室门边回答他:“当然,小鬼,这几天我的水费可是多花了不少——只是为了把你每天糊到全身的沐浴乳洗干净。”然后拉上浴室门。



  我背靠着玻璃门皱起了眉头,门有些凉,一丝丝的凉气顺着脊骨往上爬。



  我最不希望的事情,可能发生了啊。



  等到艾伦和我都洗完澡在床上躺好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了,但时间还不算晚,刚到十点对我这个每天熬夜的人来说甚至只能说是工作的开始。看来艾伦的到来至少给我带来了一个稳定的作息。




  “兵长,我想问个问题。”



  看来这小鬼还是改不了把我当成他的兵长,我没有回答他,并且闭上了眼睛。



  艾伦继续说话:“兵长,我很想知道,您是怎么看待我的,非常......想知道。”



  “是知道了就死而无憾了是吗。小鬼,那我告诉你,”我伸手按住他的头顶,棕褐色柔软的发丝贴在头上,手感很好,“你就是一个,怎么看都要人保护的小鬼,傻的像没长脑子,冲动的像没栓绳子。”



  “是这样吗......兵长是这么看待我的,一个需要保护的小鬼?”



  “啧......我不是你的兵长,小鬼,”我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这小鬼一声闷哼,但又不敢做什么,“就是这样没错。而且至少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保护你。”

评论
热度(8)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