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利艾】这世界上只有我能看得见你

Chapter five 这世界上只有我能记得你

  非常糟糕。

  早上起来之后艾伦很明显的变轻了,颜色几乎褪光,看起来就像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背景却是对比奇异的明亮。

  我开始感受到真切的恐慌——艾伦是会消失的,而且正在消失。

  我明白了艾伦为什么会变化,所以我想知道艾伦一定还想要什么,应该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是他牵挂的。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为此留恋人世。

  但他从一开始就对我说,他不记得了。

  我仔细回想他到底得到过什么。他吃了街角我最喜欢的甜点,穿了我的衣服,和我睡在一起,一起洗澡,吃同一顿饭,得到了我的评价……似乎就这样。好像他每一次了解我深一些,或者了解他自己深一些,就会得到满足。而每一次满足之后,他就会变轻,变透明,才有一个真正的鬼魂该有的样子。

  以艾伦现在糟糕的样子,我也没有办法带他出门做什么了。我出去买了菜回来,给他做早饭。艾伦就在客厅里看他追的电视剧。

  弃城的士兵要接受惩罚,可是我觉得你没有错,你快逃走吧。我一定是要处死的,但你不能,大家就靠你了。

  艾伦看电视的时候总是莫名的严肃。但他现在已经透明到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了。

  “艾伦,”我叫他的名字,“吃午饭。”

  “好的兵长。”

  然后艾伦来到饭桌前面,停了下来。

  我眼里的这小鬼已经透明的不成样子了,只剩祖母绿的瞳孔还有微弱的色泽。

  我烧了盘排骨,艾伦喜欢这个。碗筷也准备好了,但他只是看着,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开心。我觉得今天——不,从昨晚开始,艾伦就怪怪的,出现了某种——艾伦出现了我最不希望发生的变化。

  “怎么了小鬼,午饭不合胃口吗——我可不会再做一顿。”我皱着眉头走到他
面前。

  然后我得到了一个突如其来的亲吻——很轻,来自艾伦几乎透明的嘴唇。

  然后艾伦就消失了。

  突然出现了什么声音,由远及近,由模糊变得清楚,水声,布料摩擦的声音,然后是瓷器破碎的声音,电视突然吼出“攻城——”,桌椅颤抖。紧接着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突然视野好像清楚了些,桌上之前模糊不清的是五天前的早饭,地板上巧克力正在融化,Levi’s 的袋子放在玄关,我发现艾伦靴子的地方。

  我猜到了。现在也看到了。

  艾伦消失之后一切都变的糟糕透了,浴室的水龙头还在流水,厨房的碗筷有好几层油渍,所有由我手上递给他的东西,都那么真切的躺在地上,嘲笑我他已经走了。

  只是亲吻了我。

  原来这就是他最后想要的。

  我在终于收拾好心情和房子之后听到了敲门声,我打开门,一个艾伦站在我面前。

  “请问.......是利威尔先生吗,我是已故的佩特拉小姐的学弟,她告诉我在你这里我能得到指点。”

  一个害羞的小鬼,干净的白衬衫,穿着和我现在柜子最底下压着的同一款裤子。不穿军靴。

  “先进来吧,艾伦耶格尔对吗。”

  “啊……是的,利威尔先生。“

  ”初次见面,你好,小鬼。“

  ”是的......初次见面,您好。“

  我没想过我会遇到这个世界上的艾伦,但我已经不在意了。

  大概我本来是要遇到这个小鬼,教他写小说,为他操心,和他共入爱河。而两千年前那个抱有执念的鬼魂就该那样消失在历史里,留在854年的世界,死在说不清道不明的陌生情感里。

  但他来到了这里,给了我一个亲吻。

  而现在全世界只会有我一个人记得住他。

  ”艾伦,你想要什么吗?”

  我想要吃到兵长喜爱的甜点,想试试和兵长牵手上街的感觉,我想知道兵长怎样看待我这个小鬼,我想知道我的困惑到底是什么,并且——我想得到兵长的亲吻。




  The story is over, but their story will not stop.



  I love you.



评论
热度(21)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