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原创】一个冷空气与暖空调并存的晚上

  一夜之间气温骤降,大雪席卷南北,西伯利亚的冷气团成一团在长江上滚了一通,二话不说投进了太平洋。

  “妈的,南方今年真是入冬了,冻死爹了。”鹿新嘟囔着拿出钥匙开了门,把手里的大白菜放在门边,先换了鞋去房间开好空调,再回门口把菜拿进厨房。

  鹿新在冰箱里取出一小块猪肉,先放在一旁,又拿了两个鸡蛋出来,想了想又翻出几根小葱,把冰箱里的面条拿出来准备好,然后一屁股坐在厨房的凳子上掏出了手机。

——媳妇今晚回来吃饭嘛~

——嗯。吃什么

——今晚煮面条吃啦,加荷包蛋加肉还有大白菜~

——我半个小时之后到

——好~做好等你回来吃~

  对话戛然而止。

  鹿新在思索自己的语气会不会过于谄媚了些,但他也没办法,他一直都被自己习惯于在每一任男朋友面前伏低做小的性格苦恼着,但这种习惯从初恋到第二第三然后到现在这个,第四个男友周子观,还是没改过来。初恋和他分手的状况最是惨烈,那时候两个人都年轻气盛,喜欢的紧又不知道怎么表达,鹿新就一天到晚给初恋讲烂俗笑话逗他玩,绞尽脑汁犯贱陪笑,最后初恋忍受不了这样的鹿新,丢下一句“我找的是男朋友不是小丑”转身就走。鹿新习惯性的追上去说诶诶诶别走嘛,初恋看着他贱兮兮的表情就给他来了一耳光。然后两个人扭打在一起,闹出事来送了医院,两个人都骨折了,初恋腿上打了个石膏住院半个月,和高冷不说话的美女医生好上了,性取向从此笔直不回头。

  鹿新坐在在凳子上发了会呆,手机一收就开始做菜。

  先切个肉片,大白菜洗好小葱切碎,紧接着开灶煎了两个荷包蛋,放在一边的盘子里晾着。洗洗锅加上水,两人份的面条就往下扔,鹿新平时吃的不多,周子观也只是正常的饭量,面条下下去并没有一种满锅食粮的震撼感。加猪油味道更好,放肉放白菜,煮到一半加加水,快熟了荷包蛋也扔进去。捞上来装一大一小两碗,撒上葱花,刚端上桌门那儿就传来钥匙声,紧接着是他最喜欢周子观的一句:“鹿新,我回来了。”简直太有味道了。

  “快来洗手吃面条,媳妇儿上一天班肯定累了,来来来我给你揉揉。”鹿新凑上去给周子观捏肩膀,顺便把他推到桌边吃饭。

  吃饭的时候是惯例的鹿新表演时间,古今中外的破事他都会拿出来扯一遍,一边扯一边吸溜面条吃的津津有味,周子观除了语气词基本不发表什么意见,很认真的吃完面条咬光荷包蛋,半片菜叶子都不剩下,为鹿新节省了不少清洗的时间。

  “媳妇儿今天晚上有什么计划嘛?”鹿新到房间里感受了23度的室温,觉得宁死也不想再出房门一步了,“我们看部电影怎么样?”

  “你看吧,我先处理一下工作,做完了就来陪你看。”

  “诶这样啊……行吧你忙吧。”鹿新在往床上一倒打了个滚,左翻右翻就是摸不到遥控。

  周子观关上房间门出去了。

  鹿新觉得自己翻身就像咸鱼一样。他干脆地把被子往上一拉,遮住脑袋开始发呆,过了好一会儿才爬出来,从床头柜里摸出遥控调了个惊悚类电影,眼皮半开半阖地看下去。

  哗啦——电影里的血简直要溅到鹿新脸上,鹿新翻了个白眼:“拍这么恶心干嘛。”

  咔嚓——门开了条缝,周子观给鹿新泡了杯浓茶送进来,陪他看了一会,脸色有些不好的出去了。鹿新在房间里笑的肚皮抽动。

  等周子观的工作做完,鹿新都快睡着了,电影放到女主角拿着大斧子狂砍男变态的脖子,表情狰狞满手血腥。周子观把电视关上,摇醒鹿新让他去洗澡,然后自己拿出电脑开始看些什么。

  鹿新模模糊糊地去洗澡,浴室里时不时传出奇怪的咋咋唬唬的声音,周子观带上了耳机。

  鹿新头发半干坐回床上玩手机,周子观拿着衣服去洗澡,电脑留在床头。鹿新看了一眼身上一个激灵,立马关上了。

  “周周周周子观你又放片儿吓我!你个混蛋!我现在就冲进去打你屁股!我要把你从一米八打回一米六!”鹿新坐在床上吼,觉得不是很解气,又跟到浴室门口去吼:“出来啊!你有本事吓你男人你有本事出来啊!”

  “是你先放惊悚片的。”周子观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模模糊糊还带冲凉房音效,“承蒙指教,以牙还牙。”

  “那是你胆小!”鹿新不依不饶。

  “看惊悚片不舒服很正常,但像你这样看片会发毛的就少见了。”水声变大了一点,听起来是在冲水了。

  “你什么时候操我我怕过?可你看什么女人啊你你你你……”

  “我什么?我随便放个片而已。就算是男人你不照样怕。哪回做你不关灯?”

  “我.......”

  鹿新败下阵来,回房间对着空调翻白眼。

  实在难以启齿.......鹿新是个看片会害怕的人,他总觉得这种交配过程看起来特别疼特别吓人,这种片子对他来说惊悚程度不亚于其他人看到什么德州电锯杀人狂之类的电影。

  周子观洗完澡已经是九点了,鹿新开了空调和电热毯,坐在床上喊热。

  “热就脱,”周子观凑上去吻了他一下,“我觉得你很奇怪,鹿新。”

  “才谈几天啊你就发现分手的前兆了吗?!”

  “已经半年多了,七个半月,去年冬天我们才认识,开春就在一起了,夏天就同居了,前段时间性格磨合感觉.......“

  “感觉冬天就该分手了吗?!”


  “……不是,只是觉得你很……特别。比如明明是在下面的那个,却喊了我半年的媳妇。投降从来用不到三秒钟,从来没有不开心的事情……不对,是不管什么事都能傻乐,对成为一个,嗯,人妻,特别自豪。”

  “不就是万年总受咯.......”鹿新吐了个自己的槽,“不分手就行,睡吧赶紧的,不然打一炮也行。”

  周子观往鹿新的腰伸到一半的手凝住了。

  “没事别矜持媳妇儿,我没把相机偷偷放在电视后面录像以后看着乐,真的。”鹿新一脸自然。

  “我知道你不会.......你明明不太喜欢这种话题,鹿新?”

  “我觉得多讲黄段子有助于抑制分手事态的发生。”

  “睡吧。”周子观伸手摸了摸鹿新的头,发根软软的,头发挺多。

  “真的不打一炮?”

  周子观的手伸向鹿新的腰,停了一下,在他背后关上了电热毯。

  “冷!这可是南方的冬天!今年冷疯了好吗!”鹿新开始不安分地抗议,但被周子观按住手搂住身子,实在动不了。

  “没那么冷,你得习惯。晚安小鹿。”

  “……哼,不安。”






——————————————————————

在gacha开了长篇连载,平时又肝周练【没错这货就是周练】更新速度坑到迷幻ˊ_>ˋ

主题寒冬,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秀恩爱……( ´ ▽ ` )ノ不够走心大概算混更ˊ_>ˋ没事还要摸鱼换文风自己写东西玩,我就是这样糟糕的写手呢……

最近想勾搭画手,因为我的小伙伴里面居然!没有!一个!画手!心好疼😭

好了就是这样。以上,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6)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