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小情儿(续)

  觉哥今天异常开心,走路的时候十分欢快地哼起了运动员进行曲。我们暂且不管觉哥的想法,路人们的确扎扎实实的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觉哥.......我们今天去哪?”王叹之一脸紧张地跟在封不觉身后,丝毫没有受到运动员进行曲的伤害,因为觉哥平时走路的时候连义勇军进行曲都哼......




  “去你家。”觉哥把小调换成了婚礼进行曲。




  “这……这就去我家啊,我还没准备什么……”




  觉哥斜了他一眼:“你还没我现在腿长的时候我就在你家厨房做过饭,要说有什么东西我们需要又是目前你家没有的,前面左拐,超市旁边货架就能买到。你带钱了吧?”




  “带了,”小叹缩着脑袋老老实实的回答,“可是我们......”




  “班主任今晚不会来查自习的,他女儿因为网恋失败在家闹自杀。”




  “但是.......”




  “你的管家今晚也不会来,他刚刚收到你爸消息说他老家那边大姨好像被诈骗了,全家等他回去主持大局,”封不觉笑了一下,“钱都在你账户上你处理就好。”




  “可......”




  “我不太想把你的钱浪费在三流电影和不满桶的爆米花上,可乐可以考虑买回去做鸡翅。还有问题吗?”觉哥笑的十分温和。




  王叹之心里一抖:“没了。”




  觉哥满意的拍了拍小叹的肩膀,手就没放下来。




  于是一直到王叹之家门口之前两个人都是以勾肩搭背的形式在路上走,狗男男的形象深入人心,路人避之不及,唯恐被打开奇怪的大门。




  王叹之拿钥匙开门,封不觉换了拖鞋就去厨房做饭。虽然这种事情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但是听到厨房里传来一阵阵“就决定是你了!出来吧鲶鱼兽!”“你再挣扎也是没有用的!这个世界的黑暗远远不止你想的那么简单啊……我想得到的可是你的身体啊~”类似这样的话,总觉得身体哪里不是很舒服。




  “来厨房端菜啊被选召的孩子~”




  王叹之明智的没有在封不觉做菜的时候和他有任何形式上的交流。




  觉哥今晚清蒸了一条鲶鱼,四个海带鸡蛋卷,主食是压箱底的绝招挂面,只不过用有肉有蛋两倍蔬菜包加高汤吊的比他最穷的时候吃的清汤挂面有味道多了......




  当然吃的不是X师傅,也不是统X,以觉哥的人品买方便面怎么可能有调料包呢。所以这些配料一定是小叹买方便面得到了两份调料包剩下的。




  不论如何两个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人类终于在一个充满恶意的节日里在家吃完了晚饭,而没有出门伤害世界上所有散发着清香的单身狗,可喜可贺,可歌可泣。




  觉哥去洗澡的时候小叹就在房间看天线宝宝,泡泡宝宝,花园宝宝等各种宝宝,用小叹的方式解释这是童年单纯美好的记忆,是照顾幼儿时沟通的重要渠道,用觉哥的话来讲,小叹正是看这个的年纪,飞天小女警对他来说有点难理解,不适合他。




  等觉哥从浴室出来了小叹就带着一大堆身体磨砂膏洁面慕斯之类的东西进去了,封不觉问他你这么多年这毛病还没改的时候他说嗯嗯对,洗澡的时候怎么想都怪怪的。




  两个人都拾掇好了就往床上倒,王叹之打开空调,把裤子口袋里在超市柜台买的东西扔给封不觉。




  封不觉接过来看了一眼,吹了个口哨:“哟,草莓味啊~”




  王叹之的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觉哥,这不是......这不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嘛……”




  “这是第一个?!”封不觉从床上弹起来,“从我两岁半幼儿园第一天遇到你开始,哪一年的情人节不是跟你在一起过的?多少妹子为此痛心不已啊——”




  “哦那就是高中第一个,”小叹看着表情悲愤浑身是戏的觉哥,想方设法转移有关桃花运的问题,“开始吧觉哥?”




  “嗯哼~”觉哥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王叹之麻溜的从床头柜摸出红白机,两个人嚼着他买来的草莓味木糖醇开始打起坦克大战。




 “觉哥救救救命!”




  “哈到我展现实力的时候了吗!放着我来!那傻逼坦克打哪呢?说你呢小叹!”




  啊~完美的情人节啊~
















  “那啥,觉哥?”王叹之在被子地下用脚趾挠了挠封不觉的小腿。




  “嗯?”封不觉视线盯着红白机没动,右眼抬了抬眼皮。




  王叹之把两个人手上的红白机一扔,翻身吻了上去。




  “诶诶诶卧槽王叹之你干嘛呢?!”




  “干你呢觉哥,配合点。”王叹之声音少见的沉稳。




  “你你你他妈放开老子你还没成年一天到晚想这些东西不好啊来日方长啊——”




  觉哥挣扎的声音被高富帅王叹之床上天鹅绒芯的杯子闷了个严实。




  啊~完美的情人节啊~





评论(17)
热度(15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