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原创】愿逐月华流照君

  我拿到这份委托的时候,犹豫了一会,还是扔到于御桌上,自己开车回家睡了一个小时。床很软乎,睡的我天昏地暗。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于御的消息已经发过来半个小时了,我趿着拖鞋去厨房煮绿豆粥,摸出手机靠着墙回他的消息。


——谢哥,这个委托我不想接,有点恶心。


——你接吧,我手上有别的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我点了根烟叼着,把粥端到饭桌上,于御的消息这时候发过来了。


——好的,我明白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于御还真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一直有抽完烟再吃饭的习惯,离婚前前妻一直管着我饭后不能抽烟,我们打了个商量改成饭前,离婚四年了我还一直没改。抽烟不能喝粥,闲着没事,我看了看手机上备份的资料——于御那份委托。我大概能理解于御为什么会觉得恶心,但我现在没办法劝他,反正他总会赢的。


  喝粥,洗碗,洗澡,然后打开电脑工作。我自己要忙的委托也是这几天的事,而且有些棘手。我实在没心思去管于御拿到的委托,因为那个委托人我认识,四年前我接过他的委托。


  那时候我还没离婚,家里的饭比现在好吃三倍,我也好意思叫人来家里谈工作。那个人在我印象里是个腼腆的大男孩,名字也有些阴柔的味道,他叫展月华。我接了他的委托,最后算是帮了他不小的忙,也因此认识了他哥哥展天曜。他哥哥是个技术不错的外科医生,在医院偶尔遇到会相互打招呼,有事会行个方便,算是点头之交。我不希望在这个案子里看到展月华。


  我不希望看到这个案子里的展月华。


  夏天闷住的天空,憋在乌云里的水汽,蔫黄干枯的叶子,拼了命挤满狭小的窗口。


  我突然有些口渴,伸手去拿水,却碰倒了杯子,电脑悄无声息的关机。


  我拿了纸巾回来擦干电脑,把湿纸巾往垃圾桶里一扔,走到床边倒头就睡。


  睡到第二天。


  于御叫我起床。我裹着被子想再赖一会,无奈于御经验丰富功力颇深,拿了打湿的毛巾来擦我的脸。


  不得不起啊,我接过毛巾胡乱抹了一把脸:“这样洗脸我不帅了怎么办?”


  “你不起床一天都不帅。”于御递给我挤好了牙膏的牙刷,漱口杯也塞到我手上,毛巾被他接下。


  我无奈地把牙刷塞到嘴里,拿着牙杯走进盥洗室。于御在房间里收拾床铺。


  事实上我和于御维持这种关系有一段时间了。两年前他毕业来我的事务所,混到在我之下所有人之上的位置之后我就把我家钥匙给了他,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但这之后于御就开始照顾我的起居。


  我谢柏现年三十二岁,四年前离婚,他于御二十二岁,还没谈过恋爱。我们之间有种微妙的关系,很像恋人,偶尔同居,从不接吻,像七年之痒的老夫妻一样相处着。


  早饭是于御提前一个小时就吊好的八宝粥。有他在的日子我绝对不会自己动手煮粥,或者下面。


  “谢哥,我不是很想接那份委托。”于御低着头喝粥,没看我。


  “我让你接总有理由,不然事务所不就姓于了吗。”


  于御抬头笑了笑,给我夹了一筷子咸菜:“快了。”


  我一脸茫然。


  “你电脑泼水了吧,”于御很快换了个话题,“我已经送去修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擦干了再睡的啊……”


  于御用筷子敲了敲桌面:“生活残障,你没擦桌子。对了,你的委托怎么样了?”


  我低头喝粥:“唔......还行,反正不会有问题的。”


  吃完早饭,我开车带于御去事务所,前台小姐见怪不怪。


  我打开电脑继续看我的委托,真令人头疼。整理了一个多小时的资料之后我彻底不想动了,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我瘫在椅子里。这个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来自展医生。


  是展天曜。他希望去我家聊聊。


  我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把于御丢在事务所,跟前台打了声招呼,开车到医院去接他。在医院门口等我的男人有一米八,风度翩翩,十分迷人。说实在的我一直觉得展天曜比展月华更有味道,虽然五官足有七成相似那种成熟男人的风韵是展月华所没有的,这对相依为命的兄弟相差五六岁,四年前展天曜就已经是主刀医师了,而那时候展月华才临近毕业,还是个没长开的孩子。


  “家里有些乱。”我给展天曜找拖鞋换,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拿出于御平时穿的那双。


  “谢律师谦虚了,一个单身优质男人家居环境的模版就是这样了吧。”展天曜温和地笑了一下。


  我也笑笑。


  我泡了两杯碧螺春,气氛有些尴尬。


  “升教授了吗?”糟糕的开头。


  “没有那么快,”展天曜露出苦笑的表情,“弟弟不是很听话,要分心照顾他,所以没能全心投入到工作上。”


  展医生还真是个厉害的人啊。我接着话头问下去:“展月华吗?他怎么了?”


  “看到委托谢律师也大概明白了吧,阿月他四年前的事情还没放下,我一直……为此深深困扰着。”


  “是,”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那次的委托已经够让我吃惊了,时隔四年他还是没有放下啊。这次的委托说真的......并不是不能理解。”


  “我明白,”展天曜叹了口气,“也是我的纵容。”


  “只是纵容吗......”我小声地念叨了一句,展天曜并没有听到。


  “能给我看看吗?”我小心翼翼地开口。


  展天曜沉默了一下,掏出手机划动两下,调出一张照片:“看看吧……上法庭的时候就算了。”


  我咽了口唾沫:“好。可是这样……”


  “为了阿月,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缄默不说话。


  展天曜没在我家用午饭,不是于御主厨我也不好意思留人,于是下午我顺理成章的没去上班。非常开心,今天没有不长眼的把我一个电话叫到事务所搞法律援助。


  展月华的开庭日在半个月之后,于御为此准备了蛮久。我也十分关心于御工作的进度,但听他的说法展月华并不是十分配合,我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毕竟不是我。


  于御生了我好一阵子的气。


  开庭之前我去见了一个人,不在我家。


  “会选地方。”我出口称赞。


  “谢律师过誉,”那个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不过是个偏僻冷清的咖啡厅而已,没什么人气。”


  “定位这么高,有人来就说明是好段位了,楚先生不必过谦。”我一向不太会说话,但互相吹捧两句还是必要的。


  “谢律师来这里不是为了尝尝我店里的咖啡吧,这儿的口味比起四年前并没有多少进步啊。”


  “展月华,”我顿了一下,“他又给了我委托。”


  “还想把我怎么样呢,”对面的楚先生笑了笑,“这儿的咖啡杯我都没捂热呢。”


  我低头啜了一口:“与楚先生关系不大......但也不是没有,事情也与四年前不一样了……反过来了。他的委托我交给别人了,会赢。”


  “反过来吗......”楚先生眯起眼睛,“是谁呢?”


  “最依赖的哥哥啊,最关心他。”


  “展天曜是吗,意料之中。”


  我从包里抽出两百放在桌上,楚先生看着我只是笑,什么也没说。我起身走到门边,才听到刚才的方向传来他的声音:“我可以去看看吗?有必要的话也可以出庭帮忙哦!”


  我点点头:“楚先生跟我来。”


  公正执法。


  原木漆的桌面上摆着“原告”二字,楚先生瞟了一眼,嘴角挂起微笑。于御作为辩护律师,坐在被告旁边。


  法官咳嗽两声,敲锤开庭。


  “原告展天曜,上诉控告被告展月华,罪名人身虐待。原告辩护律师谢柏,被告辩护律师于御,被告证人楚易,各自就位。”


  开庭。


  我看到于御惊恐的眼神。


  “原告提出上诉。”


  “原告展天曜,提出上诉。”


  四年之前我遇到高三时的展月华,他身上带着少年特有的纤细的美,一米八五反而显得消瘦。他低着头走进我的事务所,然后低着头走进我的办公室。关门,衣服悄然滑落。


  我就是那个时候发现我其实喜欢男人,看到带着伤痕的纤弱身体之后我不可遏制的产生了生理反应,甚至有冲上去侵犯他的冲动。可惜我只是个律师,我不能像楚易一样对他,这令我嫉妒的发狂。我只能选择离婚。


  非常容易的案子,人证物证,并且付钱,高中生展月华被常去的咖啡厅老板楚易长期性侵,并伴有一定程度的人身虐待,揭露判刑,流程完美。


  四年之后我再见到展月华,他已经不是让我瞬间迷恋上的样子了。他把楚易对他做过的一切加诸在展天曜身上,而展天曜也不像那时候的展月华,他对展月华的虐待是抱有爱情的。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的的确确从未爱过于御。我只是没有力气再和女人在一起,也没有欲望。


  “辩护律师。”


  “原告辩护律师谢柏,出据以下证明。”


  于是我疯狂的迷恋上展月华,我所有的欲望都在深夜宣泄在对他的想象里,我难以抑制的寻找他的身影,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于御之后我开始蹲守他的学校,他的房子,每次看到他离原来的纤弱远一点,我就会在第二天去医院和展医生打招呼,展医生疲惫的脸勉强有半分他的神韵。


  这场官司我期待了很久,我接受展天曜的委托,我要把展月华一身鳞甲血淋淋地剥下来,我要看到我最初疯狂迷恋他的样子,为此我等了四年。在展月华准备离开象牙塔的时候,展天曜终于忍不住了。


  “判决。”


  于御赢了,展月华输了。因为展天曜和我开始颠倒黑白,我们拿出证明说展月华有精神问题,法官皱着眉头放了他。展月华嘴唇苍白的站着,楚易在他身后轻声讲话。


  “于御。”


  我知道他在等我,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扭曲而疯狂的迷恋。


  “谢哥......谢柏。”


  于御顿了一下。


  “我们回家吧。”


  于御摇了摇头,拒绝了我,说实在的我有点惊讶。


  这时候我接到事务所前台打来的电话,声音颤抖地质问我为什么开除她。我说我没有。然后我惊愕地看了一眼于御。


  他说跟我回家吧。


  我有些头晕,我大概没有家了。


  现在的我万分想念四年前的展月华,我愿意为那时的他付出一切。


————————————————————————————————————


  电脑手机双炸没法码子,又病了三个星期,状态实在很糟糕。尽快恢复更新吧......大概会吧......


评论
热度(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