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总有发小想上朕(拖了不知道多久的清明节贺……)

  清明时节雨倾盆,路上基佬欲断魂,借问少年何处有,路人遥指王叹之啊哈哈哈~

  话说清明节这天封不觉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盘算着该送王叹之什么东西。本来觉哥是个完全不会被这种事情困扰的人,一般情况下对这种事情他的反应都是:“送小叹的礼物啊,当然是一个女朋友最合适,这种万恶的资本主义到现在还是纯情处男真是让人看不过去啊~”

  但事实是,今天,觉哥少见的困惑了。

  事情要追溯到昨晚,觉哥又一次留宿小叹的独栋别墅的时候。

  早就做好不上大学准备的觉哥一如既往懒得写在眼中“在过于理想的问题上运用前人总结的理想公式并为自己的出答案沾沾自喜得到褒奖”的作业,翘着二郎腿在小叹的床上看老电影。王叹之乖乖在书房写作业。

  在学霸的眼里题目只有一个答案。

  王叹之很快把正确答案从题干里抄了下来。

  万恶的学霸。

  这种人的存在就是对无数前仆后继死在书山题海中的少年少女们的侮辱,他们毫无尊严,毫无人格,毫无羞耻心和同情心,但看在他们表面真诚无辜的双眼和一定概率上会出现的高富帅附加属性上又让人难以怪罪,这类垃圾就继续这他们有关于上清华还是北大还是都看不起的讨论。

  真是一群肮脏到泥土里的垃圾啊。

  “觉哥,你说出来了。”

  “哦,小叹你觉得晚上吃什么好?”觉哥虚着眼看他。

  “觉哥你不要用这么随便的口气说出这种人生三大难题啊!而且你转移话题的水平太低了吧!”

  “哈,小瞧我?想当年我纵横沙场叱咤风云,仅凭一个左脑一个右脑一个脑干就碾压那群智商如同咸鱼一样的普通人类......”

  最后还是王叹之先低头:“晚上你做,做什么我吃什么。”

  封不觉大笑着猛拍他的肩膀:“革命就需要你这样有觉悟的好同志才能成功!”

  小叹揉着肩膀回了一个虚弱的笑。

  并不是觉哥做的菜难吃到要让发小以身试毒,相反觉哥因为父母早亡厨艺相当不错,虽然菜名颇为诡异,搭配也可能有些独特,但口味是不能否认的好。只是封不觉这个脑回路不太正常的人每次做菜的时候都会为所有食材脑补万字菜生历程,故事荒诞离奇到令人唏嘘,其中常做的醋溜鲤鱼已经编出了鲤鱼世家系列,同样拥有竞争力的还有“一块土豆的子子孙孙”系列故事,“四带同堂”挣扎史,都是极其优秀杰出的故事,男主角们很快就要在主宇锅相见,相互厮杀争夺名次了——男主角分别是鱼傲海,薯日天,叶凉带,由此可见觉哥此番取名化用的十分不走心,这种取名方式大家不要学习。

  所以王叹之一点都不想让觉哥做饭。

  晚饭虽然味道不错,但从小叹吃了X一般的表情来看我们可以推断出胜利的是叶凉带。

  “当时薯日天手里有鱼傲海的妹妹,但他什么都没做,因为叶凉带已经把他们都缠在了一起。叶凉带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薯日天竟然在光天化锅之下爆成了土豆块!鱼傲海和妹妹相拥而泣哭出了鱼汤!”

  “所以这就是这锅鱼汤里同时有土豆块和海带的原因吗?”

  “小叹你功力进步不少啊,”觉哥面露惊色,“我还以为你会问我叶凉带到底说了什么呢。”

  王叹之夹了一筷子土豆塞到觉哥嘴里:“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一根海带说了什么。”

  “没劲。”觉哥也没嚼两口,把土豆直接咽了下去。

  “对了觉哥,刚好我有个事跟你说,”小叹挠了挠头,“怎么说呢......明天我就要成人了。”

  “所以你原来是钱化成的妖怪吗资本主义,”觉哥恶狠狠地吐槽,“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快现出原型让我花!”

  “觉哥.......是真的啦,你也知道为了上学我在户口本上改了年纪,明天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规定里就要成年了,再过个四年就可以达到法定结婚最小年龄,然后……”

  “然后再过七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看R25的片子,过十二年就没有什么能限制住你了,杀人放火抢劫负全责,三十岁以下的东西不能限制你老成的外表,四十岁以上的东西不能限制你幼稚的内心,再过四十二年就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一生的辉煌就可以开始了。”觉哥虚着眼瞧他。

  “所以在你心里一生的辉煌指的是什么东西啊觉哥,”王叹之无奈地摇头,“不管怎么说明天我就要成年了,所以我想……”

  “我知道了我会带你去用自己身份证开人生第一台机的,”觉哥学着小叹的样子摇头,“小孩子就是这么不懂事啊,总喜欢证明自己。就算把家里的电脑上到厌倦,也想试试网吧里的新鲜。人呐,碗里的吃撑了也要把锅里的尝两口呢~”

  “觉哥我想要礼物。”

  “哦,你去洗碗。”

  于是封不觉为送什么成年礼物给王叹之操碎了心,思来想去居然拿不准,导致考试的时候忘了写错答案,卷子交上去才想起来可能要比万恶的学霸考得高,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但还是没想出来。

  觉哥愁地腿毛都掉了几根。

  于是第二天封不觉依旧选择留宿王叹之家的别墅。

  觉哥做晚饭的时候厨房里少见得没有发出奇怪的声音,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觉哥在厨房里聚精会神地试图通过一条鱼的面部表情推断出它的精神世界,以致于忘了做饭。最后王叹之问他看出什么没有,觉哥兴奋地大吼:“它说我是智障!”

  王叹之也这么觉得。

  所以小叹对做菜不出声的觉哥尤为谨慎,生怕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觉哥和鸡鸭鱼肉吵起来。

  但今天日子特殊,小叹只能选择憋着。

  “觉哥?”小叹不经意地叫了他一声。

  “认真对待我注入心血的菜肴,不要辜负它们。”封不觉一脸严肃。

  小叹被觉哥这模样唬住,也觉得十分严肃,吃菜时如临大敌。

  吃完晚饭觉哥麻溜地就去洗了个澡,然后去王叹之地床上躺好。

  “觉哥你今天跟我一起睡?”小叹疑惑的问。

  事实上封不觉和王叹之从小到大十几年的交情,认识对方的时间是不认识对方的七八九十倍,却从来没在一张床上睡过。小叹没在意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觉哥可能喜欢一个人睡吧,或者是觉得和他睡在一起会降低自己的智商也说不定......反正觉哥总是有自己的考量,就算没有他也能临时编个千八百套的考量出来,比如男男授受不亲之类的。

  “对啊,”觉哥两眼发直盯着天花板,“一起睡。”

  “哦好吧。”小叹没多问,乖乖去洗澡了。

  封不觉在床上僵硬地躺了一个小时,才等到洗香香洗白白还乖乖做完作业了的王叹之。

  小叹麻溜地上床躺好,两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

  “觉哥。”

  “啊。”封不觉的语气里隐约有一种看破红尘的味道。

  “我才发现我的床两个人睡有点挤诶,难怪你从来不跟我一起睡。”

  “挤啊。”

  觉哥翻了个身压在小叹身上,两个人的身子都明显僵硬了一下。

  “这样就不挤了吧。”

  “可是有点沉啊……”

  封不觉把手伸向王叹之的腰侧,箍住他翻了个身。这下子小叹压在觉哥身上了。

  封不觉还是一副生无可恋的口气:“不沉了吧。”

  “嗯......不沉了。”

  接下来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

  还是小叹先认输:“觉哥你到底要干嘛啊?”

  封不觉的视线终于从天花板上落回小叹身上,他定了定神,凑到小叹唇角吻了一下。

  然后是一句恍如长门僧的人生感慨:“小叹长大了,总得先破个处什么的,至少初吻还在就太丢人了吧。你从小到大认识的所有人我都排查过一遍,觉得还是我自己来最合适啊。”

  “觉哥......封不觉。”

  “啊……还有什么事吗处男叹?”

  然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蹭到他颈边拱了拱,封不觉按兵不动。紧接着一条软软的舌头试探性的伸出来,在敏感的血管附近滑了滑,带着牙齿一起上阵,咬住了他的喉结。

  封不觉微不可查地叹息了一下。


——————————————————————————

接下来的……容朕再思量思量……

评论(17)
热度(270)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