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想当年我出道的时候还是个段子手……

让我们假设一下,在觉哥和小叹一起度过的上学岁月里,两个人对话基本是旁若无人的,那么——



上学路上

路人同学女A:“前面是王叹之啊天呐好帅!”
同学B:“而且很温柔又很有钱啊!他在那家店买早饭吗,我听说富二代都是在家吃营养早餐啊?”
王叹之:“老板拿两份饭团,一份加肉松一份不要,加肉松的不要黄瓜没有肉松的要黄瓜用沙拉酱,哦沙拉酱不要了觉哥最近有点不舒服吃这个不大好。”
老板os:你那个觉哥破事真多。


认真上课

觉哥:“小叹中午吃啥好?”
小叹:“门口开了新的拉面店,看样子还不错。”
觉哥:“行就这个~”
老师:……看我一眼,学霸看我一眼……



于是开始吃中饭

封不觉:“小叹你欺骗我真挚纯洁的感情,辜负了我们这么多年床第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
王叹之:“……只是拉面不好吃,觉哥你能好好说话吗……”
封不觉:“我需要心灵的安慰。”
王叹之:“觉哥我听说杰士邦比杜蕾斯好用,买了一盒,我记得放在……”
封不觉(干脆利落的):“我错了。”



午……睡?

封不觉(吊着死鱼眼):“午睡,又叫午间休憩,是传统的修养时间,社会主义国家设置午休时间是为了让学生休养生息以便于进行下午的压榨。”
王叹之:不说话。
封不觉(继续死鱼眼):“中午榨干了下午会撑不住的。”
王叹之:(眼神示意)可以大保健。



于是是精力十足(?)的下午

老师:“王叹之同学,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王叹之:zzz……
封不觉:“老师我来~(果然还不是撑不住睡着了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是该死的晚饭

封不觉:“我,再也,不想吃,拉面了。”
王叹之:(打电话叫保姆送四菜一汤来学校)
穷的时候还是只吃得起挂面。



愉快的晚自习

老师:“封不觉又出什么毛病了?”
同学A:“这回是王叹之生病了,封不觉去照顾他。”
在别墅里哭(?)而不是在路边笑的觉哥:“病,个,屁!”
小叹:“(温柔max)觉哥专心。”



大概是语文课

王叹之:“觉哥。”
王叹之:“觉哥别。”
王叹之:“觉哥冷静。”
正在把文青本质的语文老师批评的一无是处痛哭流涕的觉哥:“小叹有事?”
小叹:“……没有。”
所以本质上是觉哥起点流装逼打脸教程。



大概是数学课

老师:“王叹之同学,没睡着就起来回答问题。”
小叹:“(羞赧)好的老师。”
解完题目的小叹:“觉哥我写完啦。”
觉哥:“嗯好厉害,回去有奖励。”
老师:……这课怎么上下去啊摔!


的确是化学课

小叹:“这个是?”
觉哥:“(得意洋洋贱力十足)杜蕾斯化在浓盐酸里得到的溶液~”
小叹: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觉哥:“你还别说,用过的就是好玩一点。”
小叹:觉得自己腰上中了一箭。



不是物理课是生物课因为我物理不好x

觉哥:“现在的生物书啊,讲第一性征这么学术,不多实践怎么能明白其中真意啊,我记得上个世纪都是直接上图,这种精神可是值得现在的教育部认真学习啊!”
小叹:“觉哥我们可以回去实况啊。”
觉哥:“……别人不可以。”



交作业

觉哥:“小叹那啥了哈。”
小叹:“哦好。”摸出来两本作业本。



考试

觉哥奋笔疾书。
小叹认真做题。
小纸条:小叹你再和我考一样的分,就
小叹:???并改掉了一题的答案
于是卷子下来还是一样的分数。
觉哥一脸习惯的,残忍的,说出,晚上回家住。

评论(5)
热度(18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