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幼驯染十题(前四)

@题库 拿的题

梗来源@青南 


1.揪辫子

  封不觉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欠的人。

  他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欠,并乐此不疲地投入到将这件事告知人民群众的大运动中。

  而让他十分不满的一件事是,他唯一的小伙伴王叹之同学居然会拦着他,这让上树能日天下海可碎浪的觉哥十分郁闷。于是话都讲的不是很全的觉哥脑子转了个弯,觉得自己想出了一个损招。

  “封不觉,你今天下午要和我一起回家吗?”幼儿园在读的王叹之小同学鼓着脸问他。

  封不觉这时候坐在王叹之左边,全幼儿园学前班的小朋友都在满教室乱跑,几个还算听话的小孩子留在座位上,这其中有一个封不觉,两个包括王叹之在内的小男生,和五个蠢蠢欲动的女生。

  “我想和她——”封不觉肉肉的食指晃了一圈,发现满教室跑的目标对象实在点不中,只好随便指了前面的女生代替,“一起回家。”

  王叹之小嘴瞬间瘪了下来:“那,好吧。”

  年满五岁的封不觉懵逼了。

  不是应该说出“你怎么和她一起走不和我一起你是不是要跟她玩不跟我玩了”这种话然后说“哇——”地一声哭出来吗?不是应该为失去了一天和封不觉一起走路回家的机会痛哭流涕吗?不是应该因为痛哭流涕所以被老师批评很丢脸回家又要被家长骂吗?

  王叹之这个小朋友,怎么跟别人不一样啊!

  封不觉在凳子上挪了挪屁股,突然伸手揪住了前面女生的辫子:“都怪你!小叹叹不跟我一起回家了!”

  女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2.爬树

  这已经是封不觉第三次邀请王叹之爬树了。

  学校里最大的樟树,树龄比王叹之爷爷的年纪还大,三年级的小学生们争相以在树上爬的更高为荣。本来自视甚高的觉哥是根本不想掺合这种炫耀肉体力量的活动的,只是他发现爬过树的男生们对他的敬畏都减少了一些,减少程度和上树高度成次方关系,最高爬到树上第三个枝桠的男生甚至感在封不觉面前抬头走过,觉哥为自己的震慑力减少了而困扰,而最直接的解决方法就是爬树。

  于是觉哥连续三次邀请小叹上树,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男生们都把王叹之做到的事情捆绑到封不觉大魔王身上,在男生们心里,如果封不觉是动画片里的邪恶博士,王叹之就是他手下助纣为虐的小坏蛋,他们自己,大概是还没有得到装备的英雄们吧。

  所以在这一天,王叹之终于顶不住封不觉的压力和“你不同意我就把你用零花钱偷偷买游戏王卡片的事情告诉来接你的管家,并且把这件事写在纸条上夹在老师的备课本里。”的盛情邀请下,努力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来到了大樟树底下。

  封不觉看着王叹之有点犹豫的样子,顺手把他的书包扔上去了。

  王叹之吓得在原地转了个圈,才反应过来只有爬上去才能拿到书包,这才认命地向封不觉伸手。

  封不觉有点紧张地抱着仅剩的自己的书包:“你的书包就在上面啊,我没拿假的骗你,你伸手干嘛?”

  王叹之想了一下,转过身面对大树:“我是想叫你抱我上去的,应该这样子。”

  封不觉“哦”了一声,书包一甩就上去抱住王叹之。

  等到王叹之上树拿到书包,爬过第四根枝桠刷新纪录,封不觉的照片拍好了,王叹之跳下来砸到封不觉,封不觉一脸不高兴王叹之一脸讨好地一路走回家,觉哥才想起来一件事:

  “我不就是因为不想出力才让傻叹上树的吗!”

3.手牵手

  封不觉读到六年级的时候,已经是学校出名的人见愁了。

  “听说了吗,一班那个名字很奇怪的封不觉,特别吓人的样子!”

  “诶我知道我知道,听说他以前成功用三十种不同的方法把全班三十个女生全部弄哭了!”

  “哇好厉害……哦不是,我是想说,我听说他好像连男生也不放过啊?”

  “是有人说他在一个星期之内让所有男生都出丑了然后被叫家长了诶,听说老师那个星期都被弄的很头疼啊。”

  “啊……这样啊,他让老师这么头疼吗?”

  “也不是吧,我听说好像老师都不知道这些事情诶,就是我们同学里面传一下的,是谁说的来着?”

  “是那个谁吧,他听一班那个好有钱的男生说的。”

  “好有钱?是谁啊?”

  “名字好像也很奇怪,叫王叹叹吧?我听封不觉叫过他小叹来着。”

  “好像是……叫王沙叹?”

  “哎呀不管他名字叫什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嘛,又不是我们有钱就对了,我有一个一班的同学说他天天都有管家接送的!”

  “哇……好有钱真有钱啊……”

  “对啊~”

  封不觉牵着王叹之大大咧咧地从这群男生面前走过,还特地把两个人拉住的手甩起来给大家看:“我们小叹,好有钱的呢~”

4.情信

  封不觉在房间里,对着书桌上躺着的信封发呆。

  “小叹……人到初中……还是收到情书了啊……”


  觉哥眼里突然泛起一股沧桑,还带着一点点茫然无措。

  粉红色。字有点丑,整个字型非常细长,一个个排在一起就像抽条的蝌蚪,像公鸡被拔掉的羽毛,像蜘蛛八分之一的腿,像葡萄缠了藤的架子,要多丑,有多丑。

  觉哥看不下去了。

  于是封不觉从抽屉里摸出一只快没水的中性笔,又随便在什么犄角旮旯里翻了张纸出来,咬了咬笔头就写下了人生第一封情书,给王叹之。

  王叹之哥哥亲启:

  王叹之哥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把它留在信的末尾,请你一定要认真看完我这封信好吗?拜托了,你不看完,我真的会很难过。

  我想了很久,该怎么告诉你,最后还是选择了写信这样的方式。这样我不用去感受当面被你婉拒的悲痛,也不用感受到其他无关之人对我的天真的嘲笑,写了这封信,就只有写信的我和读信的你知道我写过什么,只有下笔的我和阅读的你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也觉得我是天真的,这件事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桌,她明明也是个女孩子,却毫不留情的嘲笑了我,她说我太过天真,她甚至说出如果你选择我,还不如选择与你形影不离的封不觉呢这种话,我真的很难过。那天我都掉眼泪了。

  但我必须要这么做,我想把我所想的都表达出来,我现在的无助,我的彷徨,只要有你,一定如冰雪遇到温暖的阳光一般立刻消融。

  说了这么多,还是要说出我的愿望,我想说,王叹之哥哥,你可以给我点钱吗?

  拜托了。

  觉哥写完之后落了个款,在心里夸了一下自己完美的文笔,并且很克制地没有像平时自己落款一样最后一笔飞出老远,琢磨着左手写的字小叹应该认不出来,就把纸叠了两下塞进信封,第二天带到学校给王叹之了。

  当时王叹之在全班面前脸涨地通红接下了封不觉“帮忙托递”的情书,第三天带了一千块来上学。

  第三天下午,封不觉用王管家的身份证开了个户头,里面放了一千一百块。

  觉哥对着空了不少的小钱包瘪瘪嘴。




——————————————————————

大半夜拼字爆手速的成果x

我平时,哪有这么长x

评论(3)
热度(10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