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幼驯染十题(5.6)

梗来源@青南


5.家家酒

  “哈?你说什么?!”

  封不觉此时头靠在王家三米长的大沙发上,身体斜倚在沙发扶手上,腿伸出去架在沙发另一头坐的规规矩矩甚至有些拘谨的王叹之身上。

  “那个……觉哥,你不愿意的话……”

  王叹之此时双腿并齐坐在沙发上,两首搭在封不觉腿上,身型笔挺,只是偏头去看那个一脸不爽欠干的封不觉。

  “哪有~我,很愿意~”

  阴阳怪气的十分明显,王叹之心里有点发怵:“觉哥……”

  “开始吧!”封不觉一脚踩在王叹之的肚子上。

  “真的可以吗……”王叹之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那我真的开始了啊。”

  封不觉回了他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于是王叹之犹犹豫豫哆哆嗦嗦地抖出一句:“我们,去,约会,吧。”

  封不觉心里咯噔一下。

  “和结巴吗?”觉哥迅速变脸,“我要是你女朋友天天听你这样说话,我觉得你的钱都不够挽回我们之间流失的爱情。”

  “可是对着觉哥你我就有点紧张……”

  “那你还叫我假装你女朋友陪你过家家?!更何况你现在哪来的女朋友?”

  “我……准备准备,以后应该会有吧。”


6.初恋不是我

  封不觉这几天心情都不怎么好,准确点说,这几天的封不觉睚眦必报语出必伤,简直人见人嫌。虽然一直以来他就处于一种恣意洒脱超然校外的状态,但完全没有现在这样的,富有,攻击性。

  事情要追溯到三天前的晚上。封不觉照旧留宿王叹之家,封不觉照旧和王叹之夜聊,封不觉照旧洗好澡回房间睡觉。

  只是半夜王叹之溜进他房间,支支吾吾讲了点新东西:

  “我好像喜欢个谁。”

  封不觉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第二天晚上封不觉自己溜到王叹之房间里,一脸无赖地看着用被子裹住全身一脸惊恐地王叹之,残忍地拍了下他的果照,威胁他说出是谁。

  于是被扒光的王叹之支支吾吾羞红着脸,一脸少男怀春样地说出:

  “就是,就是那个初三的学姐,上回你有事去的时候她帮我修了一下自行车。”

  哦,有趣。

  第三天封不觉气势汹汹地冲进学校,四处收集传说中“会修自行车的学姐”,本来想看看是哪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倒众生的美女能让王叹之少男心沦陷,莫不是一种新的勾搭方式?结果查到一个消息让封不觉懵了。

  会修自行车的学姐,有。

  可惜是个弯的。

  原来小叹好这口?

  封不觉的觉得自己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评论(2)
热度(98)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