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喵。(2)(3)


2.


  等到王叹之颠着小步子把封不觉驮到自己家门口时,觉哥已经趴在小叹背后打起了呼噜,偶尔还抖两下耳朵,只是前爪一直牢牢箍着小叹的脖子没松开,锋利的指尖却都收回软乎乎的肉垫里去了。

  被两个小花朵一样的肉垫按住脖子的小叹表示十分受用。

  小叹歪着脑袋在家门口转悠,不知道该怎么叫门,叫声大了怕吵醒觉哥,小了又怕家里两个人一只狐狸听不到。急的王叹之在家门口一屁股坐了下来,封不觉差点儿从他背上掉下来。

  “喵!!!”封不觉这一声可谓是相当凄厉。

  他本来在柔光水滑的狗毛里埋头睡的正香,突然一个起落,整个世界都向后滑去,立马就惊醒了。

  “我们家养了猫?”

  门突然打开了。门后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拉开一条门缝向外看,突然乐了,回头扯着嗓子对着里面吼:“猫爷你出来看,我们家有猫来了!”

  小叹甩甩尾巴趴下来,一脸自豪地把背上的觉哥露出来给他看。

  封不觉吊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表情十分惹人生厌。

  门后面一阵响动,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岁的男人接过之前那人的手把门打开了,嘴里还叼了根没点的烟:“这只……不怎么纯吧,脸黑的倒是很暹罗正统,耳朵太小了,表情一点都不可爱。”

  封不觉眨了眨眼睛,然后,拖泥带水地“喵——”了一声。

  “不过还是挺有趣的,”青年靠着门扭头说话,“你看王叹之那个尾巴晃的,比你带小灵出门一天不在家都高,你忍心啊?”

  “唔……”叼着烟的男人低头仔细打量了一遍封不觉,随意地点了点头就走回屋里去了。

  小叹示意性地叫了一声,被觉喵用小花朵儿狠狠地按了一下喉咙,委屈地不行。

  靠着门的青年笑了一声,也扭头进去了。

  小叹乖乖地起身背着觉哥走进门,在门口的垫子上擦了擦爪子,三步两步窜上楼把觉哥放在自己小房间的窝里,又下楼咬着把手把门关上了。

  封不觉威风凛凛地站在二楼的狗窝向窗外俯视着,被冲上来的王叹之拱翻在地。

  “觉哥!”王叹之欢快地摇尾巴,“我给你擦爪子好不好?”

  封不觉翻着白眼仰面躺好,四个爪子弯着软趴趴地举起来:“擦吧。”

  王叹之兴奋的咬着毛巾凑上去,先用毛巾包住封不觉一只前爪,然后脸贴上去,一只爪子按着他的小花朵儿轻轻搓起来。

  封不觉被搓的舒服地眯眼,慢悠悠地开口讲话:“刚刚那两个就是这家里的主人吗小叹?”

  “嗯,年轻的是我的主人王诩,那个抽烟的,”提到他小叹的耳朵都动了一下,“就是养了狐狸的,他叫古尘。”

  “我听到王诩叫他‘猫爷’?”被擦完一只爪子的觉哥索性侧躺在窝里,另一只爪子伸出去让小叹继续搓。

  “他以前好像养猫吧……”王叹之嘟囔着说,“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小灵告诉我的,古尘是专业的,原来好像开过专门卖宠物猫的店。”

  封不觉擦完前爪,又把后爪蹬到小叹面前,小叹乖乖接下来继续揉搓,突然惊奇地出声:“诶觉哥,你后爪怎么少了一个指头?!”

  “那是因为我以两个后爪少了指头为代价换来了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很重要吗?”

  “有了世界和平其他的猫就不用少指头了。”

  “哦是这样啊,”王叹之开心地低下脑袋舔封不觉的脸,“觉哥真厉害。”

  “那是当然。”封不觉擦完四个爪子,就懒得站起来,瘫在小叹鹅绒垫的狗窝里眯着眼睛讲话,喵喵喵的调子都变得软软的。

  “觉哥你等我一下,我下去洗毛巾。”

  王叹之说了这句话咬着毛巾就跑出门,封不觉听着他不知轻重的跑步声,莫名觉得认识这样欢快的狗实在非常丢猫。







3.

  “封不觉?”

  一个细小却带着点戏谑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紧接着一个毛绒绒的赤狐踏着小碎步钻进房间,挤到封不觉身边来。

  “古小灵,小叹很怕你啊,”觉哥虚着眼看着这只狐狸一路钻进狗窝和他抢地盘,没做出任何肢体反应,“交个朋友?”

  “可以,”古小灵十分干脆,“你是个……暹罗猫?脸黑手黑黑到尾巴尖,应该没错吧。”

  “对我脸黑……”封不觉有气无力地回答她,“但我混了中华五千年文化传承历史悠久之最正统猫王二分之一的血统,你眼力不如古尘啊。”

  “那当然,”古小灵抱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用脸蹭着尾巴玩,“猫爷是专业的,一般的猫混血不超过四种的,猫爷一口就能说出来。”

  “这么厉害?”封不觉立马瞪大眼睛弓着身子一脸戾气,“本大爷不服!他哪条道上混的!”

  “他原来开店卖猫的,就在s市的花鸟市场,说不定卖过你爸爸。”

  “啊?”乐颠颠叼着一个毛线球上楼的小叹,傻了在楼梯上。

  “小叹她说的没错,”觉哥迅速转过脸来语重心长的教育他,“真的很有可能,以及你为什么叼了个球上来,你把我当成什么猫了。”

  “啊这个球!”王叹之回过神来,咬着球跑进房间里,把毛线球放下,用嘴拱到觉哥旁边,“是刚刚我下去洗毛巾的时候猫爷拿给我的,我就带上来想给你玩。”

  而这个时候,毛线球因为滚动了两圈,露出一截歪歪扭扭的线头,有被其他横七竖八的毛线缠绕着封在球里,那种裸而不露的感觉,带着一种隐隐约约的诱惑。

  封不觉喉头滚动了一下。

  “觉哥?”小叹伸出前爪左右拨弄了两下毛线球,“你不喜欢吗?”

  “这是一种毫无意义的忍耐。”古小灵咬着尾巴吐槽。

  “……拿来吧。”封不觉黑漆漆的猫脸上出现一种类似于破罐子破摔的沉痛表情,但又混杂着难以遏制的渴望感,导致整个面部表情十分狰狞,吓得小叹爪子一抖,球被甩到了空中。

  “王叹之你是要玩死我啊喵!”觉哥大吼一句,纤长的后腿蹬着垫子,麻溜地窜了出去,十分精准的咬中了毛线球。

  “呼……”觉哥脑袋压在球上蹭,爪子不停地扒拉着毛线球的线头,一脸吸了大麻之后的舒爽,“这个磨猫的小妖精还是落到我手里了啊……”

  古小灵看着傻掉的王叹之,老神在在地过去用尾巴拍了拍他的脑袋安慰道:“你要习惯,猫都是这样的,以后多看看就好了。以前我跟着猫爷的时候见过很多。”

  小叹落寞地点了点头,又迅速地打起精神:“那觉哥我带你看看别的地方好不好?”

  觉哥迅速抬头给了他一个眼刀,倒下继续黏在毛线球上。

  “那带上毛线球一起去好不好?”小叹摇着尾巴伏下脑袋凑过去,湿漉漉的大眼睛雪亮雪亮的,“我背你去看。”

  封不觉脸埋在毛线球面上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咬着毛线球顺着小叹低下的脑袋,就窜到金毛宽厚的背上去了。

  小叹背着觉哥走到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只狐狸,但觉哥在背上他不好回头,只好转了个圈对着小灵讲话:“你要一起去吗?我要带着觉哥看一圈家里面。”

  古小灵一脸嫌弃地从狗窝里钻出来,用力抖了抖全身:“你们的事情,我就不掺合了,不过你要注意,少把你的觉哥往猫爷身边带,猫爷会不开心的。”

  小狐狸前后踏了两步,一跑一跳地从小叹旁边钻出去了。

  “小叹她嫌弃你的窝。”觉哥一只前爪扣着小叹的喉咙,另一只使劲挠毛线球,全身都跟着抖起来。

  “她说不喜欢狗毛,”小叹转身走向楼梯,“觉哥你趴稳点,我要下楼了啊。”

  “哦。”封不觉继续咬着毛线球,“我假装我听见了。”

  “嗯那就好。”金毛心满意足。

评论(3)
热度(94)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