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喵。(5)



  封不觉这下算是摸清楚古家是个什么情况了。二楼一层的房间不多说,而一楼除了家庭必备两厅三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奇异的……宠物房。


  至少封不觉在被扔进粉红色海洋一般的床垫上时都坚持认为这种耻辱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


  “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古尘很随意地坐在床边,从口袋里摸了一盒烟出来,抖出一根叼好,没点。


  “喵——”封不觉成功用猫的脸表现出了死鱼之眼。


  “如果你反抗,”古尘扭头招呼王诩过来,“当然不会成功,而且你让我不爽了,我可以现在就给你做绝育手术。还有烟给我点上。”


  王诩骂骂咧咧地摸了个打火机给他点烟,古尘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稍微吸了一口,伸手去摸封不觉的脊背。


  “脊椎骨骼都没什么问题,皮外伤痕都在恢复中……”古尘收回手按在腿上,“这只应该是受过伤,伤口被处理过,现在应该是有人养的。不过之前伤的估计挺严重。”


  王诩咬牙切齿地总结:“所以这猫屁事没有对吧,那你的手,能,拿开了吗。”


  “按一下又不少块肉,”古尘无所谓地把手从王诩的腿上挪开,“这猫没事,放它跟小叹玩去吧,记得让小叹给人家送回去。”


  封不觉非常自觉地沿着床边溜了出去,并在门缝处成功和小叹接头。


  “自古红颜多薄命?”古小灵从王叹之背后露出个脑袋,“自古黑颜多薄命?”


  “我脸黑这个梗你起码可以用十章啊……”封不觉凑过去用爪子凌空挠了两下示威,就顺便靠在自觉趴下的小叹身上,左右扭了两下就很不争气地爬到他身上去了。


  “我是病人对吧。”


  “对觉哥现在需要休息!”


  古小灵看着一唱一和的两只小动物,抽了抽嘴角:“你们开心就好。”


  “那当然!大爷我开心最重要!”觉哥趴在小叹背上还很不老实地扭来扭去,尾巴顺着心情乱甩,时不时打到小叹的尾巴。


  “觉哥那我们现在去干嘛好?”王叹之背着封不觉往外走,步子比起之前小心了许多。


  封不觉翻来覆去半天最终选择横趴着,扭头看前后方都很方便,尾巴可以打到王叹之的屁股,也可以甩到他的脑袋。趴稳了之后封不觉就试图缩紧身体绞住王叹之的肚子,王叹之表示暹罗猫的肚皮十分软乎,很受用。


  “我们接下来的目标是星辰和大海,是宇宙终极世界无穷,”封不觉对古小灵做了个鬼脸,力图让这只狐狸对他的黑脸印象更加深刻,“走之前我想把毛线球带上。”


  “好啊,那我们这就回去。”王叹之咬着王诩的裤腿把他拖过来开门,带上封不觉的毛线球就出门了。


  被叫去开门之后就毫无作用而被抛弃的王诩回到书房对古尘大吐苦水:“我觉得小叹背了这只猫回来之后就不爱我了,我特别难过,有点想虐待一下名字里带猫的什么东西。”


  “你可以试试。”


  “比如猫爬架。”王诩的骨气来的快走的也快。


  “唔......”古尘坐在仿欧式古典风格的软椅上点了根烟,顺手打开了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你还记得小叹刚来的时候吧,还有他这糟心名字怎么取的。”


  “记得记得,”王诩挠了挠头,“那时候烦死人,我还以为买错了狗。”




评论(5)
热度(64)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