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尘诩】雨。(毫无意义的日常……)

鬼喊抓鬼同人

现代AU

cp古尘x王诩



  这是王诩打着这把伞遇到的第三个下雨天。

  阴雨连绵下了一个星期,天气预报上s市上空的深蓝色能挤出水,在第五次因为雨衣上的水甩出去影响到课堂秩序之后,王诩在班主任忍无可忍的赞助下买了这把伞,用了三天。

  第一天他兴奋地拿着新伞一路旋转着高歌前进,结果在校门口被保安拦下来不准进入学校。

  第二天他冷静自持一路铁着脸成功走到教室,于是走廊罚站两节课。

  第三天他终于拿出正常点的样子打伞出门,诸事顺遂,并且在校门口看见一个人。

  约莫二十八九岁,脸色苍白身型消瘦,胡子没剃的很干净,发型也有些邋遢,王诩突然福至心灵地想着:也许我继续做宅男,到他那个年纪十有八九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王诩不想跟他打招呼,就像走进清越高中大门里的一千五百七十四个清纯可爱的高一学生,一千二百五十四个自视甚高的高二学生,和包括他在内一千零六十二个为一个半月后到来的高考焦头烂额的高三狗,没有一个人会跟他打招呼。

  那个男人站在学校大门旁边,一般是家长接送学生会呆的地方,那里有遮挡物,而那个男人明显没有携带任何雨具。

  王诩只是看了一眼,头也没偏,脚步也没停下,就和高中生上学的人潮一起涌进学校里。

  雨鞋踩着水,运动鞋和帆布鞋尽量挑积水少的地方走,裤腿都卷的很高。伞一朵接着一朵拼起来,六根伞骨下一个人,八根伞骨下可能有两个人,二十四根伞骨下也许会有三个人,王诩是一个人。

  古尘也是。

  古尘大概有三天没有出门,或者四天,一个星期也没什么差别。

  他对在阴湿的下雨天出门说不上喜欢,毕竟弄湿了衣服回去只能自己洗,有女朋友的时候是自己洗,没有女朋友的时候还可以选择用分手那天买的洗衣机。

  “分手之后还纠缠什么,又不是非对方不可。”

  古尘一直抱着这个态度,所以旧的走了新的没来,每一天醒来又是新的没有性生活的一天。

  关于这一点,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古尘也感到很苦恼。

  没有女朋友的生活过的很糟糕,但还在一个单身宅男该有的混乱程度范围内,只是罩了西装才发现找不到领带,套上鞋子发现鞋带没洗开始发黄,穿上衬衫才发现扣子掉了,已经一个星期了。

  就像终于要出门才发现到了雨天,雨伞却被带走了。

  在母校门口避雨的古尘这时候才觉得有些可笑。

  王诩却笑出声。

  还有一个半月就要高考,第三轮复习好死不死的继续,他好死不死的,终于开始听课。

  “高考!是决定你们命运的时刻!那时候能抄到,那也是你的本事!”

  物理老师在课堂上慷慨激昂地要求大家听讲,王诩半抬着眼皮玩手指,听到这句没忍住,笑出了声。

  好吧,又是一节课的罚站。

  物理老师任着班主任,是个才带过一届学生的年轻女老师,听同学说课上的很好,只是上黑板答题,点名答题,以及罚站王诩这几点不是很成熟,像个初中老师。

  王诩向里面张望了一下,从后门摸上自己的新伞,大摇大摆地走出教学楼。

  新买的伞撑开有些难,要用力,王诩念叨着“用大力,大力出奇迹”猛地撑开伞,慢慢悠悠地往校门口走。他甚至移开伞脸朝天空笑了一下,非常中二。

  古尘就不会这样。

  初中二年级离他太远,而且在进入医院工作之前他都是极其优秀的学生,是那种能流传好几个年级的优秀。只是工作之后有些倦怠,生活的平静和狭隘让他有些抵触,女友过于上进也让他很头痛,他不觉得自己是优秀的。

  古尘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妈的,最好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说的真没错,古尘都要点根烟赞同这句话,说的太好了。感情不是什么都能包容,又不是润滑剂什么都能解决。当初只有一点少年心的悸动,怎么就脑子一热选择同居了呢?

  这大概是古尘曾经做过最莽撞最少年的决定。

  古尘在清越高中的门口点了根烟:“还好分开了。”

  王诩也走出来了。

  古尘猫着腰钻进王诩的伞里,烟偷偷灭在地上的水坑里。

  “你抽过的烟,就像衬衫上的口红印一样难以掩饰啊……”

  王诩从口袋里摸出一盒木糖醇,还剩两粒,古尘很不客气地都倒进嘴里。

  王诩对古尘这种行为十分不满意,两个人一路拉拉扯扯,总算是上了车。

  “你这样算被包养的男高中生吧。”古尘帮他系上安全带,又点了根烟才发动车子。

  “那包养费呢?钱呢?”王诩大大咧咧地伸手。

  古尘把口袋里剩下半包烟塞在他手里。

  王诩把烟盒捏瘪扔到一边,仰头和古尘接了个吻。

  “男高中生,你知道我们去哪吗?”

  “知道知道,”王诩不耐烦的叉着手抱在脑后,“去我家收拾东西,住到你的狗窝里去。”

  “是猫窝。”古尘吐了个烟圈,车拐了个弯。

  这大概是古尘会做的最莽撞的决定了。

  但这感觉不错。

评论(11)
热度(82)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