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喵。(6)


•恭喜方向又老了一岁!向成♂年♂人又迈进了一步呢!


•感受到我的爱了吗【微笑】


——————————————————————————


  金毛刚到古家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小软软傻愣傻愣的半大奶狗。和它一起到古家的是一个叫王诩的小伙子,过来照顾古尘和古小灵的生活起居。

  古尘叼着烟摸索着打开门,把先进门的王诩从头一把摸到大腿,拿开烟说了句:“还是处男啊……”就把人放了进来。

  王诩差点没背过气去。

  金毛跟在后面弱弱地叫了一声,眼睛从上到下看了一圈古家大门,前爪慢慢伸进去,落地的时候还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口气叹的有点意思。”古尘拉着王诩坐在沙发上,古小灵从房间里小跑出来,在两个人脚边转悠。

  王诩抖开古尘的手,非常自觉地给自己倒水喝:“金毛把门关上。”

  金毛乖乖直起身子够着门把手把门关上,晃晃悠悠走到到王诩脚底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古尘伸手薅了两把:“金毛确实挺乖,就叫古小……叹吧。”

  古小灵“吱——”了一声,拱了小叹一下。

  “我靠我不服!”王诩猛地弹起来,犹豫了半天对着古尘苍白的脸色还是没能下得去手,憋着气又坐回去,“……反正我不服,我买的狗要跟我姓!就叫……叫王叹之!就这么定了!”

  古尘吸了口烟点了点头:“给小叹留的窝在楼上,放它和小灵熟络熟络,我有事跟你说。”

  王诩拍了下小叹的屁股,把它往古小灵身上推了推,拉着古尘往书房走:“你眼睛好点没?”

  古尘伸手去摸脸上的绷带,又若无其事地收回手:“都好了点,左眼估计还有点时间。”

  王诩点点头:“那就好。猫爷你养过那么多猫,养狗应该不难吧……反正我是不会。”

  “果然是还是一副自暴自弃的宅男样呢……”

  “最没资格说我的人就是你吧宅男前辈,你可是养了一屋子猫的男人啊。”

  两个半斤八两的宅男一路扯淡到书房总算消停点。古尘摸着桌沿找到自己的椅子坐下,把烟熄在桌上的烟灰缸里。

  还是古尘先开口:“那只金毛有点抑郁症的倾向。”

  王诩倒是吓了一跳:“不是吧,我在基地看到它还是活蹦乱跳的,而且比其他的都聪明点啊。”

  古尘一脚撑在桌沿上翘起椅子,随手从书架上抽了本书下来,摸了把就扔在桌上:“应该能改回来……只是感觉它来的不情不愿,跟你一个样子。”

  “我是该感谢你没说是我像它吗……”王诩习惯性地吐着槽,把古尘丢出来的书捞过来看,“《白夜行》,东野圭吾……嚯,日本作家啊,‘最悲恸的守望,最绝望的爱恋’,你平时就看这些?”

  “不然和你一样看《异世龙逍遥》?”

  “我靠我初中毕业就再也不看这种东西了你怎么知道是这一本的!”

  “哈,猜的。”古尘得意洋洋地把书抢回来塞进书架,“说正事,要你带的东西带来了吗?”

  “这种脑残言情描写方式的黑道气息是怎么回事啊喂,不是说好了人和狗来了就行吗?你还要我带上什么,贞操吗?”

  “你不拿出来我就刷你卡付医药费。”

  “给你!都给你!放过我的卡什么都好说!”

  王诩在身上摸了半天,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A4纸:“呐……你的营业许可证……”

  古尘微妙地笑起来。

评论(13)
热度(78)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