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海的儿子

每一对cp都应该有一个人鱼梗x




  在遥远而富饶的塞贝尔海域边,有一个以出产珍珠闻名的海上国度瑞塔王国,王族励精图治,人民富裕善良。

  这一天,一位东方远道而来的客人带着价值连城的东方青花瓷敲开了王宫城堡的大门。

  国王欣喜地迎了上去:“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

  “能帮忙收我当干儿子吗?”客人激动地说道,“这些都给你,我有点急。”

  国王与王后面面相觑。

  这件事情还是要追溯到一个月前,东方来使王叹之乘坐宝船“刃鲨号”出发的时候。

  由于国家强盛人民幸福,东方大夏王朝皇帝生活空虚寂寞,想看看疆域外的风土人情,顺便充实一把私库。于是青年一代代表人物优秀官宦子弟王叹之,奉命乘坐舶船司制作的三代宝船主舰刃鲨号前往西方,以东方特产茶叶瓷器在西方交换金银珠宝带回,为国立功。

  王叹之接旨之后回家收拾两天,被爷爷揪着领子骂了一天,终于器宇轩昂地出发了。

  东方到西方的海路行程预计为两个月,王叹之自从上了船,就老老实实在房间里写写字看看书演演武喝喝茶,在甲板上吹吹风唱唱歌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主要事物一应由船长鸿鹄先生负责。

  鸿鹄先生外号雨中之龙,便是赞他于水事上无师自通,经天纬地恍若天降之才。

  海平面上不算风平浪静,偶有些小浪花打在宝船的甲板上,跳上来两三条名贵的金枪鱼。王叹之捉了两条要亲手烤,刚升上火烤的鱼肉滋滋冒油香气乱窜,孜然还没撒上,海啸先上船了。

  王叹之毫无预兆地昏死过去。昏过去之前最后一个想法是:雨龙先生没说有海啸,啊。

  优秀青年在一双名副其实的死鱼眼的窥视中醒来。

  “你,你好。”王叹之面对着一个人鱼有点害羞,“你怎么不穿衣服的。”

  人鱼一大尾巴子抽上去。

  王叹之捂着左脸:“那我换个问题,这是哪啊?”

  人鱼又一大尾巴子抽上去。

  王叹之捂住右脸委屈得很:“那我能问什么啊?”

  “我叫封不觉,人鱼族二大爷,你们船队天灾人祸出了事,你被我救了,其他人死啦死啦的。”

 王叹之点点头。

  封不觉也满意地点点头,把王叹之的衣服扔给他。

  “诶我为什么没穿衣服?”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怎么能说话呢。”

  “对哦,我为什么能说话?”

  “大概是世界给你智商上的补贴吧。”

  从此王叹之和封不觉在海底过上了安定幸福祥和的生活。

  除了完全无法适应鱼尾死不悔改坚持靠走的王叹之隔三差五撞到东西。以及王叹之在海底的地底摸出一份年代久远字迹残缺一看就是藏宝图的羊皮卷,上面写着:

  “人鱼列传九:我族传至一百八十五代,公主七位,留下箴言曰:王族之血,世交之好。此后王族嫁娶,皆与瑞塔王国联姻。”

  王叹之感觉自己被九天神雷劈中了。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黑灯瞎火,没有船只来往的夜晚,王叹之偷偷从封不觉身边爬起来,在宝船废墟里拾掇上自己从大夏带来的瓷器,收拾了两件衣服,鱼不停尾地往西方游。

  一上岸,尾巴就自动变成双腿了。王叹之晒干自己穿好衣服,找了岸边的渔民问问路,发现自己正正好到了塞贝尔海域边,王宫城堡就坐落在百米开外。

  于是王叹之拿出自己在大夏年度表彰大会上得到优秀官宦子弟奖时的气度,冲进了王宫。

  “能帮忙收我当干儿子吗?这些都给你,我有点急。”王叹之诚恳地看着国王和王后。

  国王面色复杂地看着王后。

  王后神色恍惚地看向王子。

  王子脸色苍白地看向公主。

  公主摇摇欲坠地看向王叹之:“远道而来的客人啊,您……”

  “哦他没事了。”尊贵的东方客人背后又钻出来一个人,眼神不善表情随意,一看就不是好人。

  “我我是来完成夏朝使命的!”

  “夏朝使命你的船长已经完成了,啊不得不说他很会水啊游的真快根本抓不住。不过我跟了你一路你就给我看这个?”

  王叹之一脸悲戚。

  “那张纸是我写的,人鱼族第一大文豪的手稿当然要放在不起眼的地方等大家挖掘啦。”封不觉面朝天花板,不可一世。

  “啊?”

  “哎呦我天小叹你怎么这么笨,这么说吧,人鱼族到我这里,刚好一百八十五代。”

  王叹之恍然大悟:“所以是你七个姐姐要来联姻!”

  公主面色怆然地看向王子。

  王子神色凄凉地看向王后。

  王后痛哭失声地看向国王。

  国王强忍悲痛地看向封不觉:“请问……”

  封不觉抬抬眼皮:“我家就我一个,我是独生子女,有证的哈。”

  瑞塔王族一家抱头痛哭,从此在城堡外挂上夏人与鱼不得入内的牌子。

  而封不觉和王叹之在海底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以咸鱼的姿态。

评论(38)
热度(153)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