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七夕贺文(简单粗暴的名字)

  当封不觉吊儿郎当拎着两瓶水溶c100晃到球场附近的时候,王叹之刚好拿下今天第二个三分,喘着气和错身而过的队友们随手击掌表示庆祝,哑着嗓子说了声“加油”又接着当他的得分后卫。


  转身用假动作接到一传的王叹之在甩汗的时候才看到场边的封不觉,打的激烈他也没时间打招呼,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封不觉点点头表示看到了,又举手给他看手上的饮料,自顾自找个地方坐下了。


  估摸着过了二十来分钟,封不觉脑袋里的小恶魔已经把一个天堂的天使们煎炸闷煮炖吃了个遍,王叹之才从场上下来。


  “不打了?”封不觉扔了一瓶饮料给他,自己扭开另一瓶喝两口,“这么热的天还要在外面流血流汗,不如跟我回去瘫沙发。”


  王叹之咕噜噜猛灌下一口,喉结上下滚动:“一会还有半场呢,觉哥你等不急就自己回去吧,或者找个阴凉点的地方坐着,玩玩手机什么的。”


  封不觉“啧”了一声,把王叹之上下打量个遍才慢吞吞地开口:“要不是怕你脱水在太阳底下昏过去,你以为我很想出门?”


  王叹之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说了句:“那你等会。”就往队友那团跑过去。封不觉看着王叹之说了两句什么,又对一群人鞠躬两下才跑回来,出了汗又黏又脏的手拍拍他脑袋:“觉哥我们现在回去吧,今天我来做晚饭。”


  封不觉点点头,两个人往球场外走。王叹之一路对着封不觉傻笑,脸上汗水流到脖颈再到锁骨,球衣也被汗打湿,隐约看得到里面还算有料的六块腹肌。左手手肘上有点擦伤,小腿上也有,甚至有星星点点的血珠冒出来。


  “没戴护具?”封不觉用眼神示意他看手。


  “有一段时间没打了,出门的时候没找到,就没戴。”王叹之尽量显得自己很无辜。


  “回去找,”觉哥豪气干云,“找不到就买,我们小叹要用最好的!”


  王叹之无奈地点点头。


  两个人一路插科打诨谈天侃地说到回家,王叹之进门脱了鞋就去洗澡,封不觉一脸嫌弃地把球鞋拿去洗。鞋刷的差不多封不觉就敲敲浴室玻璃门,王叹之把球衣内裤都拿出来让他接着洗,过了一会儿自己也裹着浴巾擦着头发出来坐在沙发上。


  封不觉晾好衣服扯着吹风机线一路走到沙发旁边,王叹之摇摇头帮他解开线,插好插头开了热档乖乖低头坐好,封不觉弹弹他脑袋帮他吹头发。


  “今晚你做饭,这可是你说的,”封不觉扒拉两下小叹的头发,“我想吃肉。”


  “那做个拆骨肉?香辣的怎么样,还是红烧?”王叹之声音有点大,可能是吹风机声响大了点的原因。


  封不觉干脆把吹风机关上了:“自己收拾,我想吃香辣的。”


  “好啊,那再炒两道小菜,冰箱里还有什么菜吗?”王叹之拔下吹风机插头绞好线收到一边抽屉里,接过封不觉拿来的衬衫随手穿上,没系扣子,没擦干净的水珠顺着好看的肌肉线条往下流。


  “两块土豆半个瓜,三瓣大蒜葱一把,”封不觉往沙发上一倒,调整姿势瘫好就不动了,“就这些,没别的了。”


  “那还是得去超市啊觉哥,一起去吗?”小叹坐到封不觉旁边看着他。


  “您看我这像是要动的意思吗?”


  “确实不像……那我自己去了哈,觉哥你想看什么电影我给你调。”


  “上回没看完那个,是叫三个女人一台戏?还是一个女人三台戏?”封不觉一脸严肃认真回想。


  “是恐怖游轮......给你调好了,空调开二十五度,还要什么吗?”


  封不觉偏着脑袋,突然伸手在王叹之的腹肌上用力摸了一把:“好了不用了,爱卿这就退下吧,别打扰朕享受电影和沙发的乐趣。”


  王叹之乖乖系好扣子,套了条牛仔裤拿上钱就出门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封不觉已经维持瘫倒的姿势进入了半梦半醒的迷幻状态了,王叹之放下食材关上门,关上电视空调调高两度,把沙发上的封不觉摆成自然点的姿势,再往脑袋底下加了个枕头,扯件外套盖上,这才安心去厨房忙活。


  封不觉是被拆骨肉的香味勾醒的,揉揉眼睛站起来往饭桌旁一坐就开始嚷嚷:“小二上菜,爷要好酒!”


  “觉哥你还是先去洗个脸清醒一下吧,而且高中生喝酒不好。”王叹之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什么?我还是高中生吗!”封不觉一脸难以置信,“我不是已经迎娶会洗衣做饭家务全能的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了吗?!”


  “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你确实还是高中生啊觉哥,暑假都过去一半多了,你作业还没写呢......”


  “哈,山人自有妙计~”


  封不觉囫囵洗把脸就继续回饭桌边上坐好,碗来伸手菜来张口,活脱脱一个生活残疾。吃完饭的洗碗也是王叹之负责,封不觉吃完就去浴室冲澡,一墙之隔的厨房还能听到他哼的小调。


  “伸哪咿呀手~摸呀咿呀姊~摸到阿姊头上边哦哪儿哟~”


  王叹之若无其事地刷碗。


  “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王叹之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但还是好好接着刷碗。


  等封不觉一套两版十八摸唱完了乐颠颠地出来,就看到王叹之浑身紧绷坐在沙发上假装一本正经地在看电视。


  “小叹你……”封不觉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你在看啥呢?”


  “啊,啊我在看,看电视,就是看电视啊。”


  “哟......”封不觉晃到王叹之身边,左右踱了两步,干脆在他大腿上坐了下来,“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吧?”


  “今天……今天八月九号星期二啊,没没错吧?”小叹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还跟我装,能耐了啊小叹,别怪觉哥不给你脸,说,”封不觉开始伸手摸王叹之全身,“你藏了什么礼物?快快现出原型!”


  “觉哥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小叹不堪忍受还是举手投降了,“我,我买了这个......”


  王叹之伸出手慢慢张开,里面是一团杂乱无章的廉价翻花绳,蓝色,周围沾了手汗颜色有点深。


  “你他喵的玩我?!”封不觉怒气值蹭蹭往上涨。


  “反正这就是七夕礼物了没别的了!”王叹之闭着眼睛吼,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封不觉一脸谨慎的接过来,突然古怪地盯了王叹之一眼,慢吞吞地说:“我说小叹啊……你不会蠢到......把戒指什么的塞在里面了吧......”


  小叹哭丧着脸:“觉哥你怎么知道啊……”


  “以你的智商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已经很不错了啊,所以,小叹同学发挥一下你乐于助人的良好品质,把里面的东西他喵的给我弄出来啊!”


  “哦哦,好我来我来。”


  “waitwait少年你把我缠住了啊!”


  “觉哥你怎么被缠起来了啊天哪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所以说惊喜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合适王叹之这样根正苗红的清纯少男啊。





————————————————————————————————————


大家七夕快乐啊......

反正我......不快乐......

七夕到了每个群的狗粮都管饱,我,我找个地方躲躲......


评论(33)
热度(165)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