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尘诩】(懒得取名字了随便看看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嗯……本来没打算发……打算虚心听取建议删减一部分角色存在感的……可是……



好懒哦大家凑合着吃吧,希望我真的会有改完重发的一天,祈祷


顺便不要脸的蹭个惊悚的tagx



“喂,小雪,对是我,你出发了吗?啊我还没到呢,不急不急,你到了再回我电话啊,好我挂了。”

王诩挂断电话,四处看了看,走到街边店里叫了杯咖啡,一人占着一张大沙发慢慢悠悠喝起来,还顺手从旁边架上抽了张报纸来看,神情无比悠闲。但被他捏着的报纸一角已经开始濡湿了……

“我靠我手汗这么重的……”王诩抖了抖报纸,双手交替着在裤袋旁擦了两下,一口喝光杯子里的咖啡叫了个续杯。

这是他第一次和尚翎雪约会,当然约会一词只是他个人恬不知耻地用法,事实上他从上个星期就开始准备——买几件精神的衣服,做个有型点的头发,带一块看着像是正品的腕表,然后——约尚翎雪出来给他补习功课。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说一下王诩和同班女神尚翎雪的关系,他们是同桌,而且尚翎雪刚好是王诩心心念念多年的肤白貌美大胸类型的女神,开学第一天就让没见过世面的宅男喷了鼻血。本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至理,王诩坚信自己只要肯下功夫,泡到女神是迟早的事。

而女神对他居然还是有点好感的……这一星点的好感让王诩走路都要飘起来,要是尚翎雪真的答应和他交往,难以想象王诩会做出什么事来……

言归正传,当王诩在约好的店里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尚翎雪才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容推门进来。

“抱歉,你等好久了吧?”尚翎雪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有些紧张地扯了扯裙边,手指不自觉地绞着,“我……路上有点堵车,出门也晚了一点……”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王诩颇为坚定地摇摇头,“你想喝什么?还是现在就……”

“确实有点渴了……嗯,我想要一杯红茶拿铁。”尚翎雪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说到。

“好的,那这位先生……还要续杯吗?”

“要,怎么不要?”被饮品打断话题的王诩对着服务员一脸狂躁,好像服务员能提供饮料就欠了他千八百万似的……

于是服务员拿着空杯子赶紧溜到工作台去了,王诩目送着服务员离开,转头对着尚翎雪一阵傻笑:“那个……小雪,喝完咖啡我们去我家补习吧,外面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吵的,影响学习效果,而且你看,我没带作业过来……”

尚翎雪捂着嘴轻笑起来:“好吧好吧,你连作业都不带,不就是要我跟你回去吗?”说完她又觉得这话哪里不对,回味了一会儿,脸上渐渐泛起薄红。

王诩听了这话笑的跟傻驴似的,除了哼哧哼哧跟着笑什么都不会了。

“补习?你还真以为这种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冒着傻气的理由能骗到女神跟你回家啊……”

王诩耳边不合时宜地回响起一个懒懒散散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声音,让他莫名有点不爽。切……这不就成了,学着点吧魔法师。

喝完咖啡聊聊天气谈谈人生,王诩就牵着尚翎雪一路往家里走。最开始是王诩在收银台前抢着要结账,情急之下抓住了尚翎雪的手,搞得尚翎雪脸涨的通红,于是王诩成功显示了自己的绅士风度结了帐,还牵上了梦寐以求的女神的手,再也没放开了……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走在大街上,尚翎雪这样的美女到哪都是有人关注的,被诸多视线盯着的感觉让习惯了关注的女神都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但她怎么用力也挣不开王诩的手,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但她偶尔抬头去看身边王诩的脸,却失望的没得到回应。

王诩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被女神关注的王诩的内心世界,其实全是昨晚某个大龄宅男的“经验之谈”。

“要我说,你这个本事要去泡你同桌那样的女神,还不如泡我来的快呢……”

“你别光吐槽啊,明天就要见面了还不支个招,你就是想我死咯……”

“要经验啊,给钱啊。”古尘眯着眼睛伸出手,提到钱这个字的时候眼神似乎锋利了许多……

王诩低头认栽交出钱包,被古尘愉快地伸出两根手指夹走了:“让我数数……嚯,你小子存款不少啊……”

“拿了钱就赶紧吐货吧……”

“你当我是自动售卖机啊……总得给我点时间整理整理吧……”

于是古尘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烟盒,抖出一根点上,猛吸一口,慢慢吐了个烟圈,然后开口道……

王诩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快走到家门口了。王诩偏头想对尚翎雪道歉,结果发现女神一直微微低着头,感受到他的目光还脸红了一下,这一瞬间王诩感觉自己的大男子主义心像被充气一样疯狂膨胀起来,用通俗点的话来说,他觉得自己一路冷脸,帅爆了……

“咳……嗯,”突然,王诩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停住了脚步,“你在这里等我。”

尚翎雪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王诩就自然的松开了她的手,一个人往旁边的小巷子里钻进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而半天才钻出来的王诩,手里居然多了两根糖葫芦……

“谢谢,”尚翎雪接过其中一根,疑惑地问,“这附近我也来过,好像没有卖糖葫芦的吧?”

“今天有的,”王诩用力咬了一口糖葫芦,“因为你要来,所以就有了。”

“是,是嘛……”尚翎雪不好意思地吃起来,不再说话,低头慢慢向前走。

王诩慢了两步落在后方,回头对着巷子口拼命使眼色使到眼皮快抽筋,并且用及其夸张而扭曲的口型说道:“羡——慕——吗——”

古尘靠在墙边翻了个白眼,囫囵吃了一整颗,对着王诩的方向噗噗吐核。

王诩满意地回头,跟上前面的尚翎雪开始搭话,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王诩掏出来看。

猫爷: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家里还有惊喜,今晚我就去外面酒吧过夜了,祝你好运,哈。

王诩捏着手机目眦尽裂,碍于女神在旁又不能像平时一样直接打过去骂人,只好愤愤然扣了几个字就收了手机。

“怎么了?”尚翎雪关心道。

“……没事。”王诩脸色略有些不自然。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总算是走到了家门口。王诩刚想敲门,抬起手才反应过来家里没人,就算敲门也不会有一个穿睡衣的死宅挂着黑眼圈出来给他开门……王诩撇撇嘴,自己掏出钥匙。

“家里有点乱别介意啊,”王诩给尚翎雪拿了新的拖鞋,殷勤地去厨房倒了两杯热水,带着女神去书房,认真补习功课去了……

挣扎在题海里的王诩时不时抬起头看看尚翎雪,女神温柔的微笑和细心的讲解让他……苦不堪言。王诩扯了人有三急的借口就从房间里逃了出来,居然有种微妙的解脱感……他坐在卫生间马桶上幽幽叹了口气,开始思考人生。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王诩才不情不愿地给马桶冲个水,而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马桶按钮上放着一个安全套……

“古尘我去你大爷!”

最终他还是认命地把东西藏在裤子口袋里,慢慢晃了出来。

“那个,王诩,虽然时间还早,但我还是要说……我可能要走了,”尚翎雪这时候也听到动静,从书房出来,两个人在客厅碰上。

“为什么?”王诩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我还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我觉得……”尚翎雪的声音越来越小,“觉得你喜欢的不是我……”

“是你!”王诩不过脑子地出口,才发现这句话的掩饰意味有多重,尴尬地说不出接下来的话。两个人相对着,谁都没开口。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小偷?这时候偷到你大爷头上?!”

王诩对着门口猛扑过去,结果门一下子打开了,王诩顺顺利利地撞到古尘怀里。

“死宅男你不是有女神还来投怀送抱啊……”古尘先吐了个槽,才发现里面还有其他人,“啊抱歉,没想到女神就在这儿,我还以为在房间里呢……”

“房间里个……”

王诩的话头被截断在一枚不听话掉出口袋的小东西上。

尚翎雪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丢下一句“我先走了”匆匆忙忙穿鞋离开了。

王诩青黑着脸瘫倒在沙发上:“完了……这下全完了……”

古尘慢吞吞关好门,捡起安全套揣回口袋里,趿着拖鞋走到王诩旁边坐下,还顺手打开了电视。

“你不是说出去过夜啊……”王诩有气无力地出声。

“我把你钱包落家里了,就回来拿,没想到……”

“我钱包!这时候还想着我钱包!”王诩扑上去掐住古尘的脖子就是一顿猛摇,“你误我大事啊!”

“误误误个屁……快松手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古尘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脖子从王诩手底下救出来,“你还真想跟她来点成年人之间的小火花啊……别傻了你……”

“不行吗……她都跟我回来了啊……”

“又不是她的问题……死宅男你还没反应过来啊。”

“什么?”

“我说你啊……活该一辈子处男……”古尘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在王诩裤子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上,“你这种不可雕的朽木到底有什么好的……”

“你不服?”

“傻逼你喜欢我。”

王诩猛的撑起身体死死盯着古尘,对方还是一脸耿直的颓废,王诩自暴自弃地倒了回去。

“是啊那又怎么样……”

“我就说你他妈是朽木不可雕吧……”

于是古尘低下头,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带着淡淡香烟味的亲吻。











最后生日快乐@Angvil 

评论(5)
热度(109)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