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容身之处


迟到的阿姜生贺x

不再是小孩子的阿姜生日快乐!



  “不再来点儿?”封不觉晃晃手上的饼干,王叹之的视线跟着移上去,封不觉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


  王叹之哦了一声,接过饼干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唾液满满浸湿饼干将它软化的过程,感觉到牙齿在相互摩擦。


  封不觉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一副看到我做饭了的样子?”


  “啊没,没什么,就是有点晕车,”王叹之挤出一个不算太勉强的笑容,咽下嘴里的饼干,侧过头亲了封不觉一口,“觉哥我想睡会儿。”


  封不觉自顾自捏了块饼干吃:“成,到了我叫你。”


  老式的绿皮火车摇摇晃晃,汽笛声呜呜作响,窗外的景色慢悠悠换了一茬又一茬的绿,过了百来根电线杆,十几座电塔,偶尔还经过几架风车,稳稳停在了一个荒凉的小镇。


  封不觉从座位底下拖出行李,王叹之迷迷糊糊睁开眼,也和行李一起被拖了出去。


  “这儿倒是真荒凉,”封不觉拖着俩包一人评头论足,“火车站出口连个吆喝拉客的都没有,估计来这儿的都没什么油水可捞。”


  王叹之揉揉眼睛勉强清醒过来,接过包裹,封不觉两手空空,倒是乐得落个清闲。


  “爷爷留下来的老屋子了,我小时候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到现在估计有十年没人来过了,”王叹之慢吞吞地开口,“反正我们也就呆一段时间。”


  “不是说呆舒服了以后就在这儿了?”封不觉抱着手随口问道。


  “到时候再说吧。”王叹之答应的有些含糊。


  一路上也没看到多少车,找了几个面善的人问路,一路走到镇上比较边缘的地方,总算是走到王叹之之前说过的那栋三层高复式小别墅。


  “一说空置的小医馆全都知道,王医生你人不在江湖,江湖处处是你的传说啊,”封不觉进了门先四处溜达了两圈,“嚯,家里还挺大,能跑马啊这儿。”


  王叹之把两个箱子拖进来,两个人关门上了二楼把行李一扔,立马倒在床上。床垫还没来得及换新的,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猛的压上去,立刻不堪重负地发出吱呀一声。


  窗帘缝隙间透进几缕阳光,灰尘在里头肆意飞舞,王叹之打了个喷嚏,鼻头微微发红。


  封不觉懒懒地瞥了他一眼,起身拖来行李箱。他拉开外层拉链伸手摸了一会儿,抓出一管润滑剂,顺手就扔了过去,王叹之一脸疑惑地接住。


  封不觉又在缝里夹出一个安全套,他干脆就这么夹着走到王叹之跟前,一屁股坐在床上,将安全套不轻不重地按在王叹之嘴唇上,然后隔着安全套吻了他一下。


  “来做吧。”他听到封不觉这么说。


  王叹之咽了口唾沫:“好。”


【一块不怎么好吃的肉】









  缘之空paro,我觉得我需要洗洗脑......

评论(9)
热度(82)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