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叹封】容身之处

迟到的阿姜生贺x

不再是小孩子的阿姜生日快乐!


  “不再来点儿?”封不觉晃晃手上的饼干,王叹之的视线跟着移上去,封不觉整个人也摇摇晃晃的。


  王叹之哦了一声,接过饼干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慢慢咀嚼,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唾液满满浸湿饼干将它软化的过程,感觉到牙齿在相互摩擦。


  封不觉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一副看到我做饭了的样子?”


  “啊没,没什么,就是有点晕车,”王叹之挤出一个不算太勉强的笑容,咽下嘴里的饼干,侧过头亲了封不觉一口,“觉哥我想睡会儿。”...


【叹封】童话世界的王子们(2)

快乐王子

“劈荆斩棘四五天,天念公主在眼前,前顾后瞻闻不见,见见见~”封不觉摇晃着脑袋,慢慢悠悠地念出最后一句,“见不到公主芳面,小叹是孤枕难眠~”

  “觉哥……”

  “好说好说,那你觉哥孤枕难眠以泪洗面~”封不觉一手搭在王叹之肩膀上,“这样满意了吧?”

  “也没好到哪去啊......”王叹之无奈地摇头,试图转移话题,“觉哥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在这片森林里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遇到什么人啊?”

  封不觉道:“分明是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过才对……我说小叹,你知道我们进来多久了吗?”

  王叹之抬头想了想,略不确定地说:“三四天吧?”

 ...

【叹封】童话世界的王子们(1)

 长发公主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位非常帅气的王子,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二,胸肌腹肌肱二头肌都倍儿棒,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性格温和剑术了得,是十里八乡闻名的优秀王子,超神级别的单身贵族。


  那么在山的这边海的这边,我们还有一位王子。人见人嫌鬼见鬼厌,宅贱刻薄还反社会,身型消瘦双眼青黑,传说中青面獠牙,能止女友生气。


  但是很不巧,在山海两头都有传说,对面有一位美丽的公主,被囚禁在高塔中以泪洗面。她的容貌像天使一样美丽,她的嘴唇是红宝石一样的嫣红,她的双眼如翡翠一样碧绿澄澈,她的皮肤像牛脂一样软滑...

【叹封】幼驯染十题(7.8)

梗来源@青南


已经快忘了还没写完这个了……xxx

混个更新,说明九月我还活着……

7.绯闻

  王叹之从小到大听过这么多有关自己的绯闻,一般都是绯闻女主角自己努力四处散布,试图绯闻上位以假乱真,然而一般只要觉哥知道了,六个小时以内就六根清净。平均下来一小时一根,速度可观,买家纷纷给出好评。

  但这次的绯闻让王叹之觉得很头痛,到了担心觉哥不能迅速解决的地步。

 绯闻女主角……男主角,是封不觉。

  内容很简单,就是几个人看不惯封不觉这样的一个……封不觉和高富帅王叹之走的太近,于是四处散布谣言,只是因其可信度太高,传播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于是当绯闻顺着发...

【叹封】老婆比自己厉害太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知乎体)


赤无君生日快乐!

爱你❤️!

————————————————————————

提问:老婆比自己厉害太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题主自己是普通上班族,但女朋友是精英高管,特别强势,感情挺好现在准备结婚,但怕婚后相处有问题,问问有没有前辈能传授些经验,感谢大家。

回答:

匿名:

  谢邀,这个问题我本来是不想匿名回答的,但怕暴露了被老婆收拾一顿,只好匿名了,我也挺憋屈的……

  我和我老婆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小时候我就一直受他欺负。我们大概是两三岁那会儿就在幼儿园认识的,那时候小孩子们都挺调皮,我家管的严,我是那种特乖的小孩,老婆和我不一样,他家里管不住他,他从小就是要上天下海...

【叹封】七夕贺文(简单粗暴的名字)

  当封不觉吊儿郎当拎着两瓶水溶c100晃到球场附近的时候,王叹之刚好拿下今天第二个三分,喘着气和错身而过的队友们随手击掌表示庆祝,哑着嗓子说了声“加油”又接着当他的得分后卫。


  转身用假动作接到一传的王叹之在甩汗的时候才看到场边的封不觉,打的激烈他也没时间打招呼,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封不觉点点头表示看到了,又举手给他看手上的饮料,自顾自找个地方坐下了。


  估摸着过了二十来分钟,封不觉脑袋里的小恶魔已经把一个天堂的天使们煎炸闷煮炖吃了个遍,王叹之才从场上下来。


  “不打了?”封不觉扔了一瓶饮...

【叹封】无望之人

程序启动中……请稍后……


欢迎使用本产品,祝您有一次愉快的用户体验。


程序检索中…….已检索用户身份:疯不觉,是否使用


是         否,创建新角色         修改人物姓名


修改人物姓名:封不觉,请确认


是                     返回上层...

【叹封】海的儿子

每一对cp都应该有一个人鱼梗x




  在遥远而富饶的塞贝尔海域边,有一个以出产珍珠闻名的海上国度瑞塔王国,王族励精图治,人民富裕善良。

  这一天,一位东方远道而来的客人带着价值连城的东方青花瓷敲开了王宫城堡的大门。

  国王欣喜地迎了上去:“远道而来的尊贵客人……”

  “能帮忙收我当干儿子吗?”客人激动地说道,“这些都给你,我有点急。”

  国王与王后面面相觑。

  这件事情还是要追溯到一个月前,东方来使王叹之乘坐宝船“刃鲨号”出发的时候。

  由于国家强盛人民幸福,东方大夏王朝皇帝生活空虚寂寞,想看看疆域外的风土人情,顺便充实...

【叹封】分分合合许多人

  封不觉站在公园假山背风面抽第四根烟的时候,终于远远看到那个女人走过来的身影。封不觉把抽到一半的烟扔在草地上,用脚碾了碾就迎上去。


  他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封不觉拿出烟盒敲出两根,被拒绝了。那个女人自己掏出一根女士烟,用了他的火。


  “你果然是抽烟的。”封不觉自己边抽边说。


  那个女人没给出什么表情,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


  “在他面前不要这样,”封不觉猛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稍有些浓的烟圈,“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他?”


  “没想过,”那个...

【叹封】烈火与你

  一九五九年,饥荒来了,南边人都往北边逃。


  我时年二十有四,带了一个小的,肚子里怀了一个,说是有四个月,太饿了,没显怀。我丈夫比我小上三岁,地主家的儿子。


  爹娘说我是捡来的,从小吃他家穿他家,长大了也该为他家传宗接代。我晓得合该是这样的,传宗接代,生孩子,操持家庭,到了娘的年纪为儿子找个好姑娘家,然后管着儿子管着媳妇,年纪差不多了就撒手人寰。


  可惜天变得太快,我穿着一身红从外屋走到里屋嫁给我丈夫那年,我才十四,爹娘说建国了日子好,该嫁人,双喜临门。才十年过去,饥荒来了,政策没...

【叹封】喵。(5)

  封不觉这下算是摸清楚古家是个什么情况了。二楼一层的房间不多说,而一楼除了家庭必备两厅三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奇异的……宠物房。


  至少封不觉在被扔进粉红色海洋一般的床垫上时都坚持认为这种耻辱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


  “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古尘很随意地坐在床边,从口袋里摸了一盒烟出来,抖出一根叼好,没点。


  “喵——”封不觉成功用猫的脸表现出了死鱼之眼。


  “如果你反抗,”古尘扭头招呼王诩过来,“当然不会成功,而且你让我不爽了,我可以现在就给你做绝...

【叹封】喵。(4)



“觉哥我先带你看家里,”王叹之背着他的觉哥稳稳当当地走在楼梯上,“楼上是房间不好玩,我们去下面看看,然后我把你送回去,顺便去你现在住的地方看一下。”

  “都行都行,”正被毛线球勾着魂的封不觉答应的十分随意,“小叹你开心就好。”

  小叹在心里默默比了个v。

  “这里是客厅,那边沙发旁边的窝是我以前用的,现在有的时候我也会在里面看电视,”小叹献着宝,“那个窝也挺舒服的,觉哥你要不要去躺躺看?”

  “好……啊……”

  封不觉一骨碌从王叹之背上滑下来,溜到狗窝里打了个滚。

  “觉哥……”

  “是挺舒服的。”封不觉吊着眼...

【叹封】喵。(2)(3)

2.


  等到王叹之颠着小步子把封不觉驮到自己家门口时,觉哥已经趴在小叹背后打起了呼噜,偶尔还抖两下耳朵,只是前爪一直牢牢箍着小叹的脖子没松开,锋利的指尖却都收回软乎乎的肉垫里去了。

  被两个小花朵一样的肉垫按住脖子的小叹表示十分受用。

  小叹歪着脑袋在家门口转悠,不知道该怎么叫门,叫声大了怕吵醒觉哥,小了又怕家里两个人一只狐狸听不到。急的王叹之在家门口一屁股坐了下来,封不觉差点儿从他背上掉下来。

  “喵!!!”封不觉这一声可谓是相当凄厉。

  他本来在柔光水滑的狗毛里埋头睡的正香,突然一个起落,整个世界都向后滑去,立马就惊醒了。

 ...

© 花以儒 | Powered by LOFTER